【帕薩迪那的心事】嫁雞就一定要隨雞嗎?

出版時間:2015/09/16 18:49

作者:張馨方(蘋果國際觀察員、美西)

第一次認真思考這問題,是因為年前去德國柏林探親,招待我們的德國朋友中,分別有三對恩愛夫妻是配偶不住在一起的。其中一對是六十多歲的夫婦,他們在柏林各有自己的公寓,結婚二十幾年,一直各自保有自己的地盤,想要陪伴時就在其中一人的家過夜,需要自處時就各自回家。另外兩對是四十歲上下的夫妻,也都結婚超過十年了,因為工作的關係,夫妻長年分住在不同城市,假日才聚一起。這樣的生活方式,和我們台灣人傳統的婚姻概念大不同。

當時我想,應該是因為這三對都沒有小孩,才有可能各住各的。又或許是他們都是比較注重個人生活品質及自我生涯發展的人,所以原本就沒有打算要有小孩的牽絆。

最近處理的個案,讓我再次思考起「嫁雞隨雞」的必然與否。

傑克與吉兒上次來作婚姻諮商已是半年前了。這次來,我注意到吉兒懷孕了。吉兒說,懷了個男寶寶,預產期是明年初。這本該是很開心的事,她卻一開口就哽咽,因為傑克由於工作的關係,明年夏天會被分派到東岸一個鄉下駐站兩年,吉兒雖然有心陪傑克搬到東岸,但是覺得這對她是太大的犧牲,她無法下定決心。

吉兒是個很能幹的女生,從五年多前就自己創業提供婚禮設計服務,一路走來,好不容易累積出名氣,到這兩年開始有穩定的客源,如果搬到東岸鄉下,不但沒有客源也沒有人脈,她勢必要放棄她辛苦建立起來的事業。這不僅是她的自我價值的失落,她還會失去在經濟上的獨立性。站在她的立場,我也會考慮再三的。

如果暫且撇開事業,明年夏天,她將是個新手媽媽,寶寶只有幾個月大,是最需要有親朋好友提供情緒及人力支持的時候,如果搬到三千哩遠無親無故的地方,她唯一能依靠的人就是傑克,這不但對她來說很沒安全感,對傑克也會是很大的壓力。所以,問題的關鍵來了:傑克能承擔這樣的壓力嗎?當吉兒的情緒或體力上脆弱時,他能不能照顧吉兒和寶寶的需要?傑克自己都承認,在明年的新崗位,他會把百分之九十的心力都放在工作上,無法周到的顧及到吉兒的需要,但是他會請個保母幫忙。他希望吉兒和他一起搬過去,因為他不希望看不到他們的小孩。

這一說,我心理更替吉兒亮起了紅燈。基本上,傑克的出發點是很自私的。保姆取代不了吉兒必須犧牲的事業及獨立,取代不了家人朋友,更取代不了吉兒希望在傑克身上得到的愛與關懷。我語重心長地跟吉兒說,還有半年多,你們要好好溝通。如果妳願意和傑克搬到東岸,妳要有心理準備,在精神上必須非常獨立。如果勉強的搬了過去,然後常常在怨懟:「我為了你做了這麼大的犧牲,結果你如何如何對不起我」,這對婚姻的傷害會更大,還不如姑且分居兩地,等傑克兩年後調回洛杉磯。

隨著時代的變遷,夫妻角色的定位也該越來越多元有彈性。如果一味的遵循傳統教條,而犧牲了自己的需求,不但自己不會快樂,最終也會犧牲掉幸福的婚姻,得不償失。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