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晴舫:呼叫日本男神救台灣

出版時間:2015/09/30 00:14
這幾年台灣推觀光,全是吃的。
這幾年台灣推觀光,全是吃的。

去年紐約地鐵出現一幀廣告,猛然一看,抓不到重點。上頭有一排看不出是什麼的建築,跟旁邊的小籠包、香蕉一樣大,下頭有五月天、陳菊的半身照,幾乎像五歲孩童徒手刀剪下來、直接貼上海報一樣粗糙,中間英拼了高雄。不少紐約客隨手拍了,推特、臉書,只問一句,這到底是什麼東東?後來有人用來示範何謂爛設計。
 
如果你有機會在海外看見台灣的觀光廣告,像在橫濱地鐵站公廁前的看板,或紐約甘迺迪機場海關前的立牌,或像這張高雄的地鐵海報,雖然那麼愛台灣,你大概也不免偷偷嘆息,真的,就算呼叫日本男神也救不了台灣的觀光廣告……
 
這幾年台灣推觀光,全是吃的。電視廣告就是一張張放大的東亞人臉孔,交叉美食照片,除了正港台灣人像我,會自我翻譯成「人情味」、「美食」,一般外國人看了一頭霧水,這是什麼,新餐廳開幕(經過解釋後)噢,觀光廣告,哪個亞洲國家,新加坡?
 
台灣其實很有自覺在推動文化觀光,也很努力作形象廣告,不惜重金請來國外行銷高手像是泰勒布魯雷(Tyler Brûlé),但,很多時候,就像當年故宮花錢花時間,大肆整修,重新開幕時,結果卻令人失望,裝潢普通極了,參觀動線依然不順,禮品店土氣。
 
問題到底在哪裡?依然出在美感教育。長期注重智識發展,功利價值至上,當文化變成可以賺錢的主意,我們才開始談文化。而文化,需要時間、精力,也需要投資,需要世代耕耘,身體力行,以生命紮實活出每一個細節,恰恰跟當前台灣社會的萬事方便主義相反。
 
文化,平常看不見、摸不到,是個抽象的概念,但,當你觀察路上走動的人們,他們的儀容姿態、彼此談話的方式與內容,車輛、自行車與行人之間的互動,街道建築以及住家的外貌,當地電視台的節目內容以及螢幕上人們的面相表情,鄉間與城市之間的銜接,大自然與工業的共存,甚至小到巷弄小食堂的碗盤品味這類微物枝節,你會發現,文化其實就是人們生活其中的環境。環繞四周,裡裡外外,所有的所有。
 
文化是活的。觀光旅遊販賣的是本土風情,既是過去歷史的累積,也是當代生活的展現。觀光客想參觀西安的兵馬俑,但他們也想看東京的夜生活;他們湧進普吉島沙灘享受陽光,也喜歡峇厘島的美麗旅館。古蹟的保存與活化,與當下社會的活力與創意,同等重要。或許不少人參觀了台北松菸的誠品書店商場之後,與我有相似感想:一方面感受到了誠品企業的誠意與努力,搜來很多本土傳統吃食,陳列在商場,一方面,卻不免因為台灣味簡化成一袋包在塑膠袋裡的零嘴,而悵然若失。
 
高鐵的出現,拓寬了觀光散客的數量。他們要看見的台灣,存在每個不經意的角落,只能用每名台灣人生活的細節,才能雕琢出最美的風景。
 
文化是骨子裡的東西。在我們對外人解釋我們是誰、什麼是我們的價值時,莫以名狀的氣質會從我們自我表達的方式、自我認同的意象,自然而然流露出來。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