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靜怡:政治獻金虛實知多少?

出版時間:2015/10/02 00:12
富人對於政治議程的設定,順利透過資助競選活動而直接間接滿足其控制慾望。
富人對於政治議程的設定,順利透過資助競選活動而直接間接滿足其控制慾望。

網路法學界先驅、近年以研究政商學腐化現象知名的哈佛憲法學教授Lawrence Lessig,日前宣布加入美國民主黨總統初選,以選民登記制度、選區劃分和競選經費限制等體制改革主張為參選主軸,訴求平等選舉和投票自由,並誓言當選一年內推動通過「公民平等法案」(Citizens Equality Act)後即主動辭職。

我對自己這位向來堅持民主價值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將「政治競選經費改革」當成參選總統「單一議題」的創舉,並不驚訝,畢竟,幾乎無人反對其主張應限制富人的政治權力,以真正兌現民主承諾的體制改革立場。相對地,台灣目前失焦的政治獻金爭議,才是令人訝異的演出。
   
特定政黨長期擁有巨額黨產,使台灣受財富與權力相互聚斂下的嚴重政治競爭不公結果之害,乃民主國家罕見怪象,早該徹底處理。同時,相較於美國複雜的競選經費法制,台灣失之簡陋的政治獻金法規範密度不足,也非新聞。然而,政治獻金來源或數額應受限制,以及規範捐款如實透明揭露,以杜絕政治競爭過程受制於不當影響,兩國立法初衷並無不同。

換言之,富人對於政治議程的設定,若能順利透過資助競選活動而直接間接滿足其控制慾望,那麼,一般人民的政治平等參與空間必遭壓縮,導致民主制度的正當性與有效性日益薄弱,因之扭曲民主價值。所以,倘若無從有效遏止財團或富人透過金錢鎖定政治代理人、攫取過度政治影響力,對一般人民而言,各種資源自然難以透過公平的政治過程,重訂分配政策,如此一來,政治改革頂多只是空話一場。
   
透過金錢影響政治選舉甚至決策過程,究竟是不是應受保護的「政治言論」?如果金錢也是表達政治觀點、改變政治結果的管道,那麼,以金錢為「發言工具」,到底該受多高的保護?錢多的人,難道就該擁有較高政治發言地位與影響力?甚至,是否捐款越多就保護越高?如果上述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的,那麼,政治獻金法中關於捐款人範圍限制、捐款上限與強制申報等規定,其規範目的豈非落空?若果如此,置政治自由與政治平等於何地?
   
以最近政治性募款餐會捐款人隱私保護的爭議為例,現行政治獻金法除要求「政治獻金之捐贈,不得行求或期約不當利益」外,並輔以開立收據、存入專戶與強制申報等規範,而第14條規定「任何人不得以本人以外名義捐贈或為超過新臺幣1萬元之匿名捐贈」,乃原則上禁止「借名」或「匿名」捐贈的有限例外。

換言之,即使容許將政治獻金等同於政治言論,為避免特定管道與用意的政治獻金發揮過強和過於單一的影響力,捐款人選擇捐贈形式與範圍的任意空間,並非無限延伸,捐款人隱私也不受絕對保護,依法仍需強制申報予以揭露。超過1萬元限制的捐款,自非匿名捐贈,若以「多人匿名集資」來處理,會產生脫法嫌疑,此一例外便成為富人或財團鑽營影響候選人的規避漏洞,已和政治獻金制度確保政治活動公平及公正的目標相違,也和某些候選人標榜小額捐款和公開透明的主張矛盾,遑論因此衍生捐款資訊或收據不實的質疑,並且不免導致有人可能違反第6條「利用職務上之權力、僱傭關係或其他生計上之利害,媒介或妨害政治獻金之捐贈」的爭議。
   
若是真誠追求政治公平競爭,任何候選人都無需將上述嚴肅爭議簡化成政治操作此種惡名,反而應該積極承諾,當選後將以法治手段徹底解決台灣特有的黨產優勢與政商關係長期扭曲政治競爭的現狀。而遵守政治獻金法現行規定,並承諾修法提高其規範密度,則是立即可行之加分革新主張,何樂而不為?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