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薩迪那的心事】忍字頭上一把刀

出版時間:2015/10/07 15:53
所謂的正向思考,應該是如何破繭而出,創造能給她愛與正面能量的生活環境。(示意照片)
所謂的正向思考,應該是如何破繭而出,創造能給她愛與正面能量的生活環境。(示意照片)

作者:張馨方(蘋果國際觀察員、美西)

上週一因為頸椎不適去看了脊椎神經科。醫生和我一樣相信身心合一,說我是把我的個案們的各悲苦哀情全存到我的頸部了,緊得不得了。經過一小時的整治,頸子和心情都輕鬆了些。為了好得快些,隔兩天我又去看了朋友介紹的針灸推拿師父,也是同一個診斷,但這次的治療方式大不相同。師父先在我頸部做來回的深度推拿,後來又在我頸部及腰椎共扎了四五十針,一個半小時下來,我痛得眼淚噙在眼裡,但是半聲也沒吭一聲。

療程結束,師父說我是他看過最安靜最沈得住氣的病人。之後我跟介紹我來的朋友回報,師父的治療是挺厲害,但是我快痛死了!朋友說,那肯定是因為妳太會忍了!妳怎麼不喊疼呢?「半聲不吭,人家下手自然就重了」!

想想也對。但是從小家裡的訓練和制約,不管是肢體或心裡的痛,「忍耐」幾乎成了反射動作。即便是生產時的陣痛,十幾小時下來,我也是安靜地咬著牙。痛得越深,我越沈默。像我這類不懂得喊痛的人,其實是很危害健康的。因為當哪天忍無可忍而痛出聲時,多半已病入膏肓。

於是我想起了十年前見過的一位忍功超強的台灣太太安琪。當年她四十五歲,身材窈窕,面容標緻但憔悴。她說,幾年前她發現老公和住在附近的小孩同學的媽媽有外遇,但是老公並不願意放棄外遇,而孩子還小,她也不願意離婚,想為小孩保有一個完整和諧的家。所以,這幾年她都在親朋好友間演戲,每天早上送老公出門前,還會刻意在小孩面前和老公親親抱抱一下,即便知道老公一出門就會去見外遇。

天呀,這是什麼個狀況呀?那時的我還沒小孩,很難想像所謂,「為母則強」這力量的無遠弗屆,但是這也對自己太殘忍了吧? 安琪說,是的,這幾年下來,她已經快撐不下去了,所以才來找我。小孩大了些,多少看出她的不快樂,但是兒子跟她說,希望她等到他大學畢業再離婚,所以,她表情堅毅地說,為了兒子,她必須再繼續忍耐坐監十年。話一說完,她就崩潰的一哭不可收拾。

「張醫生,我有憂鬱症嗎?我常常會在一個人在家時,像這樣哭得慘烈。」     

「活得這麼辛苦,要是沒有憂鬱症,才是不正常吧?能這樣哭出來,多少釋放些壓抑的情緒,我還放心些。」

痛徹心扉的哭,不一定是憂鬱症的症狀。很多時候,是我們的心靈洗滌,提醒我們要愛護自己,正視自己的需求。有些時候,我們安慰傷心的朋友要「往好的想,知足常樂」,其實等於要求受苦的人繼續消極地接受偏差的待遇。對於像安琪她這樣的狀況,所謂的正向思考,應該是如何破繭而出,創造能給她愛與正面能量的生活環境。

安琪總共就只見了我一次。十年過去了,她的兒子應該已經大學畢業了。我希望,她已經把自己釋放了出來。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