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索:這不是歷史時刻,是馬英九滿足私欲的時刻

出版時間:2015/11/07 15:38

華人教育偽心一面,勉人:「要立志作大事,不要做大官」,但人人搶著做大官,台灣最權勢的位置都讓馬英九做了,而他什麼事都沒做,現在他逢上個人的歷史時刻了。

然而,他沒有台灣人民給予的託付與祝福,也沒有表現出一國之尊的領導人之勢前往,此行他任由擺佈,名不正言不順,穿小鞋也可,新加坡次長接機也可,張志軍層級對口也可,最荒謬卑微的,是他以台灣總統身份居然主動降格,不敢在身上配戴國旗國徽,他連亮出台灣身份都不敢,到底馬英九是代表誰,如果不是因為台灣這個國家,一個路人甲可以站上這個舞台嗎?

遺憾的是,在這場習馬會中,馬英九正像一個路人甲,只是習近平戰略佈局中的一顆棋子,並且是可隨意揉捏的軟棋。習馬會由中國主動提出,馬英九像領了皇上恩賜,衣冠不整、迫不及待奔去了,全然無視他是民選總統,對方仍然是「準敵對國家」,此去主導權拿捏在習近平這頭老虎手中,說馬英九出賣人民並不為過。

馬英九的父親馬鶴凌與毛澤東同是湖南縣湘潭人,馬鶴凌生前倚靠馬英九權勢創立華人和平建設協會,並在全球成立分會,與中共全球外圍組織「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相互唱和。馬鶴凌的骨灰罈刻有「化獨漸統」的遺訓,一個老人的遺言放在自家神明廳膜拜也就罷了,但一個台灣人民選出的總統,竟然成了急統派,心向中華人民共和國。

從馬英九上任的傾中政策、黑箱闖關,以至今日的習馬會最後一根稻草,顯現他從未以台灣的主體性,台灣人民的利益去施政。馬英九在台灣成了笑話,沒人把他當一回事,而他念茲在茲的是蒙對岸垂青,若說他有使命感,這使命感不是回饋他所倚之壯大的台灣,而是1949的鄉愁中國,那種父輩的恩怨情愁佔據他的中心思想,影響他的政治判斷。

在他的眼中,台灣歷經戰後的二二八、白色恐怖、戒嚴、解嚴,以及政黨二度輪替的民主改革,這一切的代價與追求,是多少人民的犧牲與付出,台灣才得以成為華人世界中唯一的民主體制,這樣的果實,馬英九摘取吞食了,他卻毫不珍惜。

馬英九此行不是什麼兩岸的歷史時刻,只是他滿足個人想像中歷史留名的私欲時刻。一個個位數支持度的看守總統要為兩岸前景定調,這是小菜一碟的事嗎?馬英九要做小伏低當這場大宴的甜點,他自求多福吧!台灣人從未虧待馬英九,而馬英九虧欠台灣人民,公道是必定要用選票討回。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