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情人:巴黎人不會停止狂歡

出版時間:2015/11/24 00:25
巴黎情人《我的巴黎情人》
巴黎情人《我的巴黎情人》

那原本只是一個平凡的周五夜晚。好不容易結束一周工作的巴黎人坐在咖啡店外的露天咖啡座上,一邊啜飲著酒,一邊迎著微涼的晚風吞吐著香菸,和好友們享受著每周最悠閒時光 。路上不時能夠傳來年輕人的嬉鬧聲,他們已經有些醉意,大聲唱著馬賽曲,正準備前往一旁的運動場,在法國對德國的足球賽,為法國加油。在不遠的Bataclan音樂廳裡,就像往常一樣,擠滿了愛好流行音樂的樂迷,同樣的在這個理當狂歡的夜晚,等待著用音樂,打造出屬於自己的美妙時刻。
然而在一個爆炸聲中,這樣一個平凡的夜晚,突然的就變成了巴黎這幾十年來,最慘忍血腥的一夜。咖啡廳外用餐的客人在一陣槍響中紛紛倒地不起,餐廳內的人躲在桌下發抖,想留在餐廳卻感到害怕,想出去又被斜躺在地的屍體堵住了去路。巴黎人熟知的Bataclan音樂廳也從音樂殿堂變成人間煉獄,幾個歹徒拿著步槍衝進音樂廳內,行刑式的在每個驚叫逃亡人們身上,開下致命的一槍。
平靜的背後令人恐懼
這樣恐怖的夜晚過後,原本周六熱鬧的巴黎也很罕見的安靜了下來。路上沒有雀躍的遊客或是疾走的行人,甚至連人潮洶湧的巴黎鐵塔旁都空無一人。巴黎人一直都在抱怨周末太多遊客,但他們沒想到要讓巴黎平靜下來需要的是那麼血腥的夜晚,他們也沒想到當人潮散去後,原來令人這麼的恐懼,這麼的寂寞。然而,如同策劃的恐怖份子期待巴黎人將從此活在恐懼中,當大家以為這件事要徹底的改變巴黎人的生活時,我們會發現大家都錯了,法國人收拾好心情,又開始了同樣的生活,好像這件事從來沒發生一樣;沒有害怕或驚慌,只有更堅強。就像是當時轟動一時的《查理周報》事件一樣,雖然一屋子的編輯都犧牲了,但《查理周報》仍如常出版,一樣諷刺,一樣戲謔。
在這次的事件過後,雖然伊斯蘭國恐怖組織不斷放話,警告法國恐怖攻擊將不會停止,甚至揚言要讓巴黎人「連上市場買菜都不敢」,但居住在巴黎,我卻發現為此擔心的法國人並不多,真的害怕的都是我們這些旅居法國的外國人,或是那些只在巴黎短暫逗留的遊客。法國人在面對這種讓人極端恐慌的事件,表現出來的冷靜,是我覺得很令人佩服的。
或許對法國人來說,比起每天擔心受怕,不如好好的面對生活,就像是我家附近的年輕鄰居,在事件發生後擺了蠟燭默哀,但過幾天的夜晚他們的屋裡又傳出了震耳欲聾的音樂,竟又開始派對。平常我一定會覺得很吵,但在這個悲劇發生後的夜晚,聽到這樣的音樂竟然帶給我一種安慰;知道在這樣的威脅下,有人仍然毫不畏懼地揮灑自己的人生,給了我一股勇氣。這個時候我才真的明白,對恐怖攻擊最好的回應,就是用身體力行告訴他們:「我們的生活,一點也沒受到影響。」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