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晴舫:不使城市土地流於財富壟斷

出版時間:2015/12/09 00:02

縱使台灣經濟不佳,房地產不降反升。每次選舉,總有各種政策,從奢侈稅到社會住宅等不一,但,造成台灣房地產過去幾年不正常狂飆的真正關鍵點恐怕是百分之十的遺產稅。

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之後,全球有錢人的投資變得保守,轉向房地產,全球大城市如倫敦、紐約、香港等,變得難以承受之貴,每一塊磚頭都成了金塊。經濟越不景氣,銀行放款越謹慎,一般人越難貸款,只有富人才能輕鬆與銀行打交道。富人從銀行以極低利率貸款,一棟棟購買投資,所有城市人從他們那裡租房子,替他們付貸款,幫他們儲蓄。而台灣的遺產稅降到百分之十,令他們轉移財產到下一代變成如此容易,幾乎不費成本,造成財富世代壟斷。

尤其在重視累積家族財富的亞洲社會,企業主原本就不愛投資創新,更吝嗇投資人才,農業時代的地主性格迄今濃重未退,降到百分之十的遺產稅如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囤積房產變成一種主要的財富手段,毫不意外。

如今全球貧富嚴重不均,之所以令人憂心忡忡,並不是因為仇視財富,而是資本發展失衡,勞動價值越來越不重要,教育技能也不能增加價值,個人的才智努力無法打破22K。在今日,勞動無法增加資本,唯有金錢資本才能增加資本,錢才能滾錢,階級於是難以流動,富者愈富,窮者愈窮。在這種情況下,遺產稅成為一項重要的政策,讓勞動趕得上資本繁殖的速度。

如此不只為了保護民主的本質,也為了確保城市多元發展。當富人只熱衷囤積城市房產,對城市發展將有本質上的折傷,因為資本將失去好奇心,不再尋找新商機、創造新產業,也不再投資人才,而人才之所以聚集城市,當然不是為了乾淨空氣與鮮美草地,而是為了生命的契機,尋找更好的工作機會,打破出身的限制,為個體追求一份精彩富足的生活。當資本不再像活水流竄,而是鎖死在樓房的牆裡,城市將奄奄一息,無法吸引不同人才。

城市房價高,卻窮得只剩下光禿禿的街道,沒有了活力十足的小生意、小商家,藝術家找不到容身之地,就像今日的香港,轉眼只剩下冷氣過強的名牌店與高傲冰冷的豪宅巨樓,看似光鮮亮麗,城市內容卻貧瘠無味,曾經強韌而豐富的小市民生活因高房價而快速消失中,小店小販一間間搬走,本地文化失去醞釀成長的餘裕,城市地貌變得單調、缺乏變化,城市人的心靈生活遭到壓縮、削減,竟再無處可走,昔日香港人引以為傲的香港風情,隨著維多莉亞灣填海的速度,正逐漸尺寸縮小。

當我們講到公義社會,並不是吶喊齊頭式平等,而是希望確認階級流動的暢通無礙,意思是一個人在他的社會立足點,不受出身限制,憑己身的努力、才智,能夠向上流動。單單課稅個人所得稅,而不去課稅有錢人的資產,忽略了當代資本繁衍的方式。我們來到城市,可不要回到封建地主的時代。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