敷米漿:悲傷的蝙蝠中隊(一)

出版時間:2015/12/21 03:30

「小莉啊,要好好念書。妳看到那個來白吃白喝的小鬼沒有?就是因為沒念書,所以才要去做工。妳想要做工嗎?妳要去念大學,當老師,不要這麼辛苦在這邊煮麵,知道嗎?」
我不想要做工。阿姨雖然不是我親生的媽媽,但是對我倒也充滿了期待。每一次我聽見阿姨說「以後」,就會覺得以後到底是什麼。老師說,以後就是明天,以及每一個明天。我們要對自己有規劃,才不會去做工。我不想要做工,真的說起來為什麼不要,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做工很糟糕嗎?如果沒有人做工,這個世界會比較好嗎?還是會爆炸呢?

我躲在房間後面,隔著細細的門縫往外看,那個單眼皮的小伙子吃麵的樣子,好像是什麼神聖的儀式一樣。如同對待玻璃製品一樣,小心翼翼。我討厭阿姨這樣大聲嚷嚷,被小伙子聽到了,多麼傷人噢。
但是那小伙子聽見了,卻一點兒也不在意,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嘴,拿著桌上的菸走了,卻留下了15塊錢硬幣。「等一下!」我走出門,對著那小伙子喊著。他驚訝地回過頭,我發現他只穿著一隻拖鞋,一腳高一腳低地跑走了。
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會只穿著一隻拖鞋跑來跑去呢?我無法想像自己會不會有一天也這樣。阿姨跟我說,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樣子,小時候不是很懂,長大以後發現,就是大家都覺得應該什麼樣子,你就那個樣子。

阿爸說,這15塊錢讓我幫他收下,下次他來的時候還給他。「攏是艱苦人啦!」阿爸這樣說著,我點點頭,有一種感覺,就是我這輩子說不定、說不定就再也不會遇見他了。那是很多年以後的事情了,我想起了高中那個晚上的那個小伙子,倒也沒有什麼辛酸或者痛苦,只是覺得那個含蓄又容易永遠都不會再見的年代,有一點點悲傷。出社會後我遇見一個客戶,喜歡開老車,至少要20年的老車。我說,真是有品味。我以為他會很開心,但是他卻告訴我,那只是一種陪伴而已。有點悲傷。
不過那也僅僅只是驚鴻一瞥的想法,現實的腳步太快了,好像一眨眼我就畢業了。好像一眨眼就離開了阿爸的麵攤,根本想不起來還有那個吃麵的小伙子的時候,我聽見了一個很荒謬的、關於蝙蝠的故事。
-待續-

逛部落格
https://zh-tw.facebook.com/lovefumijan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