敷米漿:悲傷的蝙蝠中隊(二)

出版時間:2015/12/22 05:00

那個頭大大的客戶,每次來公司的時候都會拿著厚厚的一疊發票,手指頭黑黑的,笑起來很智障。我私底下都叫他大頭。有一次不小心,我這麼跟他說:「大頭,你每次發票都沒有整理好,我很難幫你報帳。」話一說完我就傻了,然而那個大頭卻一點兒也沒有生氣,只是抓抓頭笑著。
「會計小姐,對不起啦,我工作很忙所以每次都直接塞在抽屜裡面。」他說:「我叫阿奇,不叫做大頭。」雖然說錯了話,但我還是冷冷地看著他:「阿奇先生,你下班花一點兒時間把它收好就好了,不會花你太多時間好嗎?」
我下班有很要緊的事。那個叫做阿奇的大頭,壓低聲音湊上前來這麼對我說。我有點反感,下意識地往後躲了躲,皺著眉頭。「幹嘛?跑去酒店玩是嗎?」我不客氣地。「不是,可是我不能跟妳說。」他指著我,搖頭。「說了妳也不會相信。」
那個阿奇突然哈哈大笑,對我煞有其事地鞠躬,嘴巴喃喃唸著「小姐小姐別生氣,明天帶你去看戲……」然後就這樣離開了我公司。我很愛生氣嗎?我皺著眉頭,然後用拇指搓了搓自己的眉間。什麼時候開始,我變得有點愛扳著臉孔了呢?而且這一個阿奇,為什麼說話這麼奇怪,難怪叫做阿奇。
我搖搖頭,走到影印機。我知道,阿奇一定還沒有把帳算好,所以每次我都會習慣性地幫他把銷項發票影印一份。每一次都會花我很多的時間。等我回過神來,已經9點多了,公司都沒有人了。小時候我很害怕這樣子、說話有回音的地方。總覺得只有自己的聲音越聽會越陌生。你有過這樣的感覺嗎?就好像、就好像看著一個字,一直盯著看。久了以後,你會覺得這個字好像不認識一樣。
或者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看久了覺得變成陌生人。不知道為何,我討厭這種感受。或者說,其實那個變得陌生的自己,才是真的自己,那得有多可怕啊。事實上,我也對現在的自己感到陌生。一個人留在公司、幫一個不很熟的客戶影印發票,他卻不知道這是我特別幫助他的。我到底怎麼了?
離開公司的時候,我突然想起阿奇說的,晚上有重要的事。是什麼呢?
-待續-

敷米漿 前情提要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uthor/authorid/83/
逛部落格
https://zh-tw.facebook.com/lovefumijan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