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晴舫:書香與菜香

出版時間:2015/12/23 00:10

台灣的誠品書店在蘇州蓋了第一間中國旗艦店,年底開幕,成為當地一樁文化美事。每逢週末,人潮洶湧,蘇州誠品前面那一小段街往往堵得水洩不通;同時,台北的忠誠店在十九年之後宣布歇業,聽說後續仍有其他店面將結束。
 
誠品究竟是書店、百貨商場還是房地產開發商,這類討論向來投注了太多不必要的文化期待,企業不是慈善機構亦非國營單位,本有其經營策略與市場考量,無需將整座台灣島的文化前途單單押注在一間公司的開店邏輯。也有聲音指出,台灣這幾年獨立書店逆襲,如雨後春筍冒生,不再需要大型連鎖書店當產業龍頭,反倒減少壟斷現象,讓不同文化秧苗舒長。誠品書店走去了香港、走去了蘇州、上海,因為當地市場仍認為他們需要誠品書店,也許有一天誠品書店完全離開了台灣,只是因為台灣人自認不需要誠品書店了,上網買書有折扣就好,城市少了連鎖書店這道風景,多了冰店、美容院、藥房,也沒什麼不對。
 
今天台灣社會真正要關起門要問的,不是誠品書店要走到哪裡,是我們的文化想像已經走到了什麼地步。除了繪本、理財聖經、養生食譜,台灣人出了學校,還會買什麼書,自行找來閱讀。當台灣作家跨海去蘇州談生活的不必要,人生不要只做必要的事,更要做不必要的事,強調不必要之必要,像是閱讀,像是聽音樂,像是繪畫,文化不過這麼簡單,一點也不沈重,台灣自身是否真的也掙脫了那種勢利無情的社會性格?
 
當台灣人嘲笑別人的青年像狼,自己像人,是否也輕忽了對方對知識與文化的全面飢渴,代表了一股千方百計想要向上提升的生命欲望,且輕輕放過自己這些年來因為生活相對舒服而出現的文化怠惰、甚至集體傲慢?所謂美學,所謂文化,畢竟不是生活小確幸,而是價值的取捨、對人性的尊重。
 
今年法國鞏固爾獎消息公佈時,大白天,正中午,得獎作家埃納爾(Mathias Enard)在外頭跟朋友吃飯,一時媒體找不到他,於是全找到他家樓下等他。等他得知自己獲獎,用完午膳,慢騰騰兜回來,門口早已圍了一圈電視SNG廂型車,等著現場連線,他甫下車,一堆麥克風馬上爭先恐後伸到他臉前,讓他從車上到門口這一小段路走得非常艱辛。一則新聞的處理顯露了一個社會對某些價值的嚮往。縱使文學在世界各地逐漸沒落是不爭的事實,文學無論如何在法國仍是一件盛事,而眾家記者不約而同便直覺這是重大新聞,他們也不必費力說服媒體主管、觀眾,因為幾乎大家都這麼想。這不是什麼矯揉作態的精英主義,只是社會共同價值的自然反應。不是美食新聞不重要,而是鞏固爾獎比美食新聞重要一點。回頭看台灣,文學作家只有發生性醜聞,才會被記者滿城追。
 
一座城市飄著書香還是菜香,告訴你這座城市的人愛書還是愛吃。書店的減少,不是因為網購方便,而是人們對城市的想像改變了。他們的必要與不必要影響了空間的運用,他們價值的排位順序決定了產業的存活,他們的美學教育打造地貌的長相。我們的小確幸確實由自己的文化觀所塑造出來的。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