敷米漿:悲傷的蝙蝠中隊(三)

出版時間:2015/12/23 03:45

其實我們是不需要幫客戶印發票的。但是有一次阿奇跑到公司來,一身臭汗,問我報帳的發票能不能還給他的時候,我簡直就要暈倒了。之後我每兩個月幫他公司報稅的時候,就會習慣性地幫他影印起來。
其實每次到了要報稅的時候都很忙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那個頭大大的、右手食指小小的、好像被機器壓壞了的阿奇,就會忍不住幫他影印。他讓我想到那個麵攤的小伙子,指頭都是黑黑的,笑起來都很傻。雖然我臉很臭,但是我並不喜歡看到他們窘迫的樣子。
這些事情都是我忙碌生活的小小痕跡,你知道的,用力拍手、手掌也會紅個幾秒鐘。一直到那一天的晚上,我下班晚了,在騎樓準備戴上安全帽時,看見了那個阿奇。他那個萎縮的右手食指在嘴唇邊豎著,彷彿讓我什麼聲音都不要發出來一樣。我往後退了一步,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有點危險,社會新聞總是告訴我們要保護自己,他說不定是個壞人。我的眉頭又緊了。小時候市場旁邊的阿伯來吃麵,偶爾都會沒付錢,跟我說月底會跟阿爸結帳。我始終沒有問過阿爸,那個阿伯最終到底有沒有來付錢。說實話對那個時候的我來說,阿伯說了就是說了,一定就會是這樣。如果換做現在的我,肯定不會相信他。這個社會太多壞人了,於是我們小心翼翼,害怕自己受傷。
說來也奇怪,現在回想起來,好像阿奇食指舉起來的一瞬間,整個車水馬龍的路上,車子呼嘯而過的聲音通通都消失了一樣。世界一瞬間就只剩下我自己、以及那個食指小小的、明顯受過傷的大頭男子。然後我看著他屁顛屁顛地往我這裡跑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包包旁邊還綁著一個口哨。這是我多年以來的習慣。只要他有什麼奇怪的舉動,我相信我會很快地吹起口哨求救。
他走到我的面前,比我還要緊張的樣子,卻穿著很乾淨的衣服,不像之前的那種汗衫內衣。牛仔褲、POLO衫,還有一雙看起來很不錯的球鞋。然後兩隻手在我眼前攤開。說實話,那一瞬間我發現,他的手洗得很乾淨。
「會計小姐,」阿奇看著自己的掌心:「妳看!」-待續-

敷米漿 前情提要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uthor/authorid/83/
逛部落格
https://zh-tw.facebook.com/lovefumijan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