敷米漿:悲傷的蝙蝠中隊(五)

出版時間:2015/12/25 05:25

那張照片在阿奇的手裡面閃閃發光。他說我應該認識照片裡面的人,當時的我根本不會知道那個人到底是誰。但是這件事讓我的胸口好悶。原來我跟其他人都一樣啊!阿奇口中的其他人是指誰呢?為什麼被他歸類為跟其他人一樣,我卻莫名其妙有點兒生氣,甚至覺得自己被侮辱了。
我想跟別人不一樣嗎?這幾天我不斷地思考這個問題。小時候我希望自己當老師,後來想當護士,然後有一天我發現自己想當歌星。好不容易大學畢業,進了會計師事務所,就這樣渾渾噩噩地工作著,武裝自己。那麼我到底有什麼不同,可以在很久以後拿來回憶或者跟別人說嘴呢?
那個中隊長,會不會也是穿著緊身衣拿著盾牌,有惡魔黨或者外星人來地球,他就會拯救所有的人呢?如此胡思亂想一陣之後,除了憤怒以外,倒也沒有太多餘的想法。這個社會不可能會有中隊長這種人,阿奇一定只是一個還存在小時候的幻想的傢伙罷了。
我以為自己會很認真地投入這件事情,沒想到幾天之後,我又忘了這件事。這就是這個社會給予我們的習慣的力量吧我猜。一段時間之後,我都沒有看到阿奇。連發票都變成是快遞送過來,這讓我有點兒訝異,但不是那種難過的感覺,畢竟他跟我沒有什麼關係。雖然心裡隱約覺得自己會不會太過於得罪客戶,但是又覺得下班以後的時間,我也沒有必要跟客戶針對這種,莫名其妙的荒謬想像應酬吧?
那一天晚上,我發現自己又影印阿奇公司的發票到8點多才下班,我才發現自己真的有點笨。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我上班時間是不會幫他影印的。彷彿不想同事知道,我竟然幫客戶做了工作之外的事情一樣。
「嘿,發票怎麼不讓中隊長送過來咧?」
我撥了阿奇公司的電話,那一頭的聲音感覺應該就是他。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不是應該說點其他的嗎?或者我只是想把握最後一個機會。最後一個可以跟其他人不一樣的機會吧!
「妳是麵攤的那個女生對不對?」阿奇突然這麼說,手裡的電話差一點兒就掉在我肩膀上。「你說什麼?你怎麼會知道的?」-待續-

敷米漿 前情提要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uthor/authorid/83/
逛部落格
https://zh-tw.facebook.com/lovefumijan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