敷米漿:悲傷的蝙蝠中隊(七)

出版時間:2015/12/29 02:00

我是在掛了電話之後,回到家洗完澡吃完晚餐,才想起那個男生是誰。我想趕緊打電話給阿奇,卻發現我沒有他的電話。他的號碼在公司,怎麼樣也得等到明天再說了。當我拿著沒撥出去的電話發呆的時候,我才驚覺自己竟然已經相信了阿奇、相信了他說的有關中隊長的一切。還有那個照片裡面的男生。這麼荒謬的事情,怎麼可能會聯繫起來呢?
這樣想完之後的我,突然發現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怎麼了現在?我怎麼會為了一個這麼無聊的事情,在心裡自己糾結,連電視劇都忘了追了。在某一秒鐘我覺得自己很陌生,卻也在那一秒鐘快樂著。好像日復一日的生活當中出現了可以鬆弛下來專注的東西,那種打破了玻璃的清脆聲音讓我非常快樂,好像人生不再是這麼重複又重複了。
哪怕只是一個匪夷所思的事情而已。周末的時候,我回到老家去。阿爸還在賣麵,我同父異母的弟弟剛考上大學,阿姨整天炫耀著他兒子考上很好的學校,以後會出人頭地。可是現在大學生滿地都是,考上大學就會出人頭地嗎?公司隔壁機車行老闆國中畢業,可是開賓士。樓下的貿易公司、那個坐電梯遇到會跟我打招呼,總是把頭髮弄得翹翹的那個男生聽說是碩士,卻連一台汽車都買不起,聽說女朋友因為這樣子跟他分手了。
我拍了拍小弟,讓他好好念書。弟弟跟我說,他以後想留在家裡賣麵,讓阿爸輕鬆一點。但是他不敢跟阿姨,也就是他媽媽說。我笑了笑,沒有回答,只是幫忙阿爸收拾桌子。「阿爸,你去休息,我來弄就好。」
「弄什麼弄!難得回來妳就好好坐著就好。」阿爸笑著。我問他,你還記不記得那個來這裡白吃白喝的小伙子,留下15塊錢硬幣那一個?阿爸瞇著眼睛想了一下,對我搖頭。我把碗筷丟進水槽,沒有多說什麼,然後偷偷放了一百塊在抽屜裡面。好像這樣,就把當年他吃的麵錢付清了。
隔天晚上我準備回市區的時候,阿爸拿了兩大把的大白菜給我,讓我多吃點蔬菜,說女生愛漂亮減肥,這個最好。「妳說的那個小男生,我想起來了喔。」阿爸跟我說。
-待續-

敷米漿 前情提要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uthor/authorid/83/
逛部落格
https://zh-tw.facebook.com/lovefumijan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