敷米漿:悲傷的蝙蝠中隊(八)

出版時間:2015/12/30 02:00

回去之後我就遞了辭呈。辭呈裡面也沒有多寫什麼,離職原因我寫了「人生規劃不同」。會計師很訝異,做得好好的幹嘛辭職呢。我沒有多說什麼,就說自己累了,想回老家幫父親賣麵。會計師很驚訝,喔,妳爸爸是賣麵的啊?在哪裡啊?我也來去捧場一下。
這個社會的話語都是聽聽就好,就好像鄰居會跟妳說,有空來坐啦。但是這個世界上,誰會真得有空就跑去別人家裡坐呢?以前鄉下純樸的時候或許有。現在,難。
沒想到我回到老家之後,會計師還真的來吃麵了。光是小菜就點了兩百多塊,我們小麵攤,其實都是靠小菜在賺錢,真的1碗麵,連5塊錢的利潤都沒有。外面麻油雞麵線1碗都賣到1百多塊錢了,阿爸還是堅持只能賣80塊,雖然已經漲了很多,但是真的不符合成本。
「我賣太貴,那些想吃卻吃不起的老東西,應該怎麼辦喔。」老東西不是罵人的話,是阿爸形容附近的老鄰居。我不太懂阿爸的堅持,但是我知道,阿爸會因為這件事情感到快樂。那就夠了。
回到家裡以後,我每天早上更早起來,幫父親去市場買菜、等廠商送麵過來,煮湯、準備小菜。這是我熟悉到不行的工作,雖然很疲勞,卻比在事務所裡面對一大堆數字來得輕鬆許多。
阿爸問我,為什麼突然想回家裡來。這樣不怕嫁不出去嗎?還是跟男朋友吵架了?我不敢說是因為小弟的關係,事實上,好像也不完全因為小弟。我只是突然覺得對自己很抱歉。那一天晚上,我跟阿奇講電話之後,想起那個留下15塊硬幣的小伙子的那一天晚上,我想起很多以前的自己來。
我就是這樣躲在小房間的後面想像自己的未來的。不知道怎麼搞的,未來根本就跟想像的不一樣,我被大家推著走,或者說,我自己推著自己往前走。我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也不知道其他人要我什麼。
事實上,我只是想遇到那個小伙子,然後看著他很珍惜地喝著麵湯,手足無措地離開我家吧。我終於還是沒有遇見那個小伙子,這又不是好萊塢電影。但是,我後來就遇見了中隊長了。我猜,是阿奇讓中隊長來找我的。
-待續-

敷米漿 前情提要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uthor/authorid/83/
逛部落格
https://zh-tw.facebook.com/lovefumijan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