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安:從切蛋糕談公平

出版時間:2015/12/31 09:28

好幾個小孩要分一個蛋糕,該怎麼做才能讓大家都滿意?你不會想要讓同一個小孩負責切蛋糕和分蛋糕,因為這樣一來他就有機會「自肥」:切一個大的分給自己。比較好的做法是:讓負責切蛋糕的小孩最後才挑蛋糕,這樣一來,他就有動機盡量切得公平。

當然,這位小孩有可能會想要碰運氣:「搞不好其他小孩會忽然不想吃蛋糕,然後把最大的那一塊留給我」,但通常這不是理性的想法。對於負責切蛋糕的小孩來說,因為關鍵資訊被「遮蔽」了、「未來的情況無法確定」,最好的選擇,似乎還是盡量把每一塊蛋糕切得一樣大,並且上面都同樣要有一顆櫻桃,這樣一來,「就算在最壞的情況下」,自己也可以拿到不算差的一塊。

雖然我們通常不會從蛋糕聯想到政治,但這個安排小孩切蛋糕的方案,跟當代政治哲學家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用來推論合理的社會基本結構的方案,有異曲同工之妙。

政治哲學的重要問題是:「什麼樣的社會才符合正義?」羅爾斯的回答是:正義的社會就是公平的社會,在經典著作《正義論》(A Theory of justice)裡,他舉出了一個「設計公平社會」的方式。

現代美國社會對羅爾斯而言並不不公平,貧富差距、制度上的歧視、人們因為背景不同而在重要的地方擁有不一樣的機會等等。羅爾斯設想:若我們有個機會重新設計社會基本結構,包括基本的法律、政府體制等等,我們該怎麼做,才能設計出公平的社會?

顯然,讓現任國會議員們坐下來聊聊並且投票不會是好方法。他們雖然都是公民選出來的,但某些公民,例如富有的公民,在選舉上更有發揮影響力,因此我們不能確保,國會議員的意見帶來的是「公平」的社會,還是「對富有的公民比較好」的社會。

要避免這些問題,羅爾斯想到的方法是:讓那些設計社會制度的人處於「無知之幕」(the veil of ignorance)後面。無知之幕會「遮蔽」他們關於自己實際上在社會中的身份、地位、人脈、資產、血統、智商等資訊的認知,避免他們「自肥」。在無知之幕後面的人依然了解這個社會的種種細節(如人口組成、天然資源)以及其他相關知識(如政治學、經濟學),但並不確定自己待會將以什麼角色來參與這個設計好的新社會。因為「未來的情況無法確定」,他們有理由共同決定一個對於社會上各種角色都公平的制度,並且確保自己「就算在最壞的情況下」也不至於過得太糟。

舉例而言,他們可能會認為「若我實際上在社會中是個成功的資本家,因為我很有錢了,所以多回饋社會一點,也不是什麼大損失」,並因此支持較嚴格的資本利得稅。或者,他們可能會認為「然而,也有可能我實際上會因為背景和機運不良而成為遊民,在這種情況下,我希望能保有基本的尊嚴」,並因此反對各種欺壓遊民的對策諸如潑水、在公用長椅上架設避免臥睡的裝置等等。(這些細節可能並不屬於「社會基本結構」的一部份,但還是可以受到社會基本結構的指導和禁絕)

在美國,藉由推測「處於無知之幕後的人們會怎麼想」,羅爾斯提出了他著名的正義兩原則。在台灣我們面臨大選,雖然無知之幕只是個假想的情況,但大家不妨用它來腦力激盪一番:如果我不知道自己在社會上的角色是如何,我會如何選擇社會的未來,讓自己有機會過得好,並且不至於落入太差的處境?

朱家安《概念專賣》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