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惠林:降息聲中的哀嚎

出版時間:2016/01/04 00:02

吳惠林/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當了一段時間放羊孩子的美國聯準會(Fed),終於在去年12月17日宣布升息一碼,這是近十年首次升息,當然備受全球矚目。之所以啟動升息,係因美國經濟已有長足進步,尤其就業市場已大幅好轉。原本Fed打個噴嚏,全球經濟就會受風寒,或許由於預期多次,一些影響已都反應過了,一旦真的升息,也顯的沒啥大風浪出現。只不過台灣的中央銀行,卻頗令人意外的反向降息半碼,這是去年第三季以來的第二次降息,會不會像2008年9月至2009年2月共降息7次的「降息循環」再起,值得關切。

央行降息的主因是台灣經濟成長趨緩,出口連八個月大幅衰退,宜採取妥適的逆景氣循環政策搭配,「降息比不降好」。不過,翻開歷史,我在2009年1月11日見報的《濟富傷貧降息幫到誰?》這篇文章,一開頭就這樣寫著:「在財政部公布去年12月出進口大幅衰退的同時,央行也緊急宣布降息兩碼,明擺著是要拉拔極度衰退的景氣。不過,自去年9月以來,央行已六度降息,但台灣經濟卻仍直線下落,不得不讓人對這種老招的效果打個大問號。」同樣的話語會不會更適用於現在?我是抱持肯定的答案。

在該篇文章中,我接著分析:在政策未能收效之前,我們卻已見識到低利率的不利衝擊。當得知央行又緊急發布降息的剎那,我的腦中立即浮現出2002年2月1日報紙的大篇幅顯著的一則報導:「退休老人淪為新貧階級」。內容記述「領退休金」過日者,往往將退休金以「定存」方式作為老本,報導說「真正一窮二白的還有社福補助」、「軍公教退休者有高的優惠存款利率」,於是這一大批一般領退休金度日者,也就成了社會中新貧階級。

13年前的場景是不是不但適用於現在,還更真實且更不堪呢?「退休高齡人」不只淪為新貧且人數愈來愈多,還瀕臨無法過日的慘境。看來利率還將滑落,甚至「負利率」時代將到來,升斗小民該如何因應? 

利率是資金市場的價格,若市場自由運作,低利率當然表示市場資金充裕。在此情況下,物價普遍大漲的通貨膨脹會是一種普遍現象,可怪的是,如今卻是為一般物價普遍低迷的所謂「通貨緊縮」擔心受怕。當然,資金充裕也可能是有錢人把錢藏起來或者拿到股匯市、房地產等等泡沫投機市場去了。

由多年來全球都以「寬鬆貨幣」救市來看,資金應該非常充裕,只是被五鬼搬運到極少數人的口袋,而低利率等於讓他們不必支付借貸成本,央行的本意是促進他們的投資,另一方面美國升息、台灣降息,逼迫台幣貶值讓出口增加以提振台灣經濟。即便會照此劇本走,但只降息半碼力道甚小,效果應幾近於零,何況如今的投資低迷,出口不振,並非由於利率過高或台幣幣值太高所致。

所以,可以確定的是,低利率政策不可能刺激景氣,但對靠利息為生的弱勢者確已造成傷害,而這些弱勢者不正是政府應該要保護的嗎?為何不但沒有保護他們還要使用低利率政策,讓他們的生活陷入困境呢?雖然調幅小,減少的利息並不多,但對這些靠利息度日的弱勢者而言,每一塊錢對他們都是非常重要的。而另外那些靠利息養老的非弱勢者,他們是循規蹈矩、不投機炒作的良善公民,為何要以低利率政策懲罰他們呢?

話說回來,政府的低利率救市政策是典型的凱因斯政策,早已被稱為「酗酒」,甚至是「吸毒」政策了,將之戒掉都來不及了,為何還要繼續下去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