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晴舫:媚俗之不可承受

出版時間:2016/01/20 00:16

外國朋友義憤填膺告訴我一個故事:中國異議份子劉曉波得諾貝爾和平獎的當晚,他們一群朋友在北京家裡慶祝,有外國人也有中國人,桌上擺著酒菜,音箱唱著音樂,牆面貼著一張劉曉波的照片。突然,公安來敲門,有人舉報。公安立即驅散了這場私人集會,因為沒法對外國人做什麼,就把在場的中國人全抓走。外國朋友極激動,你看這什麼政府,這樣迫害自己的人民。

我心中悲哀湧動,默然不語長久。我的看法有點不同。那是間私人公寓,外頭沒人知道裡頭在生日派對還是同事聚會。有人舉報,這個「人」肯定不是隔壁鄰居就是知情的朋友。公安收到舉報就得來,既然來了,大可口頭斥責這些人,叫他們早點散了,回家睡覺,他們卻一定要抓幾個人走。在我看來,這個故事在許多環節上只要其中一個人動了惻隱念頭,一個人就好,結局就會很不同。

2006年德國電影《竊聽風暴》講述當年東柏林一名秘密探員負責監聽一對情侶的故事,隨著竊聽日長,他逐漸對他監聽的對象產生同情,他的人性起了變化,使得他無法像機器一樣無情。他看見了他負責處理的對象不是物體,而是一個人,跟他一樣的人。也就是說,他打破了漢娜鄂蘭所說的「邪惡之庸常」原則,他不再視自己為一根單純奉命按下毒氣室按鈕的指頭、他的道德責任只是執行任務而已,他看見了對方的人性,他意識到了自己的人性,明白了人道才是他的道德責任。

台灣藝人黃安舉報台灣藝人周子瑜,罪名是什麼其實也不太重要,因為「舉報」這個動作是米蘭昆德拉說的「媚俗」,他的市場在中國,他想像中的觀眾在中國,這次表演從來不是為了台灣觀眾,而是為了中國觀眾。無論台灣社會反彈多大,媚俗者心中自有一把尺,他的表演是有對象的。

我不曉得他的觀眾是否明白,舉報台灣人的台灣人,跟舉報中國人的中國人、1968年舉報捷克人的捷克人,本質上是一樣的人,都是媚俗的機會主義者,他們也不是為了什麼偉大的祖國或崇高的理想,他們只是以為做了這件事會讓自己活得好一點。說到底,仍是深層的恐懼使得他們藏起自己的人性,自願當機器的零件,當那根按下毒氣室按鈕的指頭,企圖說服自己只不過做了該做的事,所以自己不會變成進毒氣室的那個人。

就算是民主社會,也避免不了媚俗,就像米蘭昆德拉說的,「因為我們當中沒有任何人是超人,也沒有人可以完全逃脫媚俗。不論我們如何輕蔑媚俗,媚俗終究是人類境況的一部份。」今天韓國經紀公司選擇向市場低頭,但,他們仍有不低頭的選項,就像港星周潤發說,「就少賺一點囉」。

黃安的媚俗真正會傷害的人是活在中國、無法逃脫生存現狀的中國人。將政治舉報當做媚俗的手段,就是將一整個社會變成告密者的極權國度。其結果就是殺掉了人類的善,摧毀了人與人之間的基本信任,每個人都活在深深的疑懼裡,因為舉報者可能是任何人,一直找藉口要攆你搬出這棟大樓的鄰居、跟你吵過架的辦公室同事、對你懷恨在心的前女友、昨晚剛認識的朋友或只不過有天你在路上不小心撞到他的路人甲,他們就活在你的周圍、甚至與你最親密的任何一人。

中國作家閻連科曾經撰文感嘆,在中國,熱愛權利與尊嚴的人活得像喪家之犬,「一個公民和作家的尊嚴,尚不如一隻餓犬向主人搖尾乞食重要;一個公民可享有的權力,還不如一個人手中握住的空氣多」。我為十六歲台灣少女周子瑜感到心疼,而為十六歲中國少女周子瑜感到害怕。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國民黨灰燼中的微光
H:致前同事
在中國經濟將倒下時就任的蔡英文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