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晴舫:誰拿走了我的珠寶

出版時間:2016/02/03 00:12

一月底,丹麥國會通過《珠寶法》,授權警方不需任何理由即可搜查難民的行李,如果發現超過大約四萬五千元台幣以上的「資產」,當場沒收充公,只留下手機、手錶之類供難民日常使用。此案一過,國際嘩然,批評此舉令人聯想當年納粹搜刮猶太難民財物的行徑。

去年六月,丹麥極右派上台,反移民、反歐盟。因應敘利亞難民潮,丹麥政府去年在黎巴嫩報紙登廣告,呼籲難民別來丹麥,同時砍了百分之五十的難民福利。丹麥政府解釋,因為丹麥福利完善,教育免費,醫療保障,還有各種失業救濟、老年照顧等等,擔心難民太多會壓垮系統。丹麥國會決議,將難民申請依親居留的等候時間由一年延長為三年,減緩他們進入丹麥社會的速度,而「珠寶法」則准許當局拿走難民的「多餘」資產,以支付難民的社會福利。

歐盟諸國極右派聲音越來越大,主張恢復國家主權,敘利亞難民潮已是最後一根最粗的稻草,從歐盟多國的政府債務危機時期開始,尤以希臘國債危機為最,歐盟諸國已嚴重分歧。德法兩國主導搶救希臘,丹麥、芬蘭等其他國家未必樂意。收容敘利亞難民潮這件事上,不少國家如匈牙利一開始便強烈排拒,還發生一名女攝影忍不住出腳絆倒正抱著孩子奔往邊境的難民父親。

而更棘手的,已不是難民潮,而是本土的恐怖份子。伊斯蘭國的「聖戰士」劊子手約翰原為英國裔,巴黎發生城市襲擊,德國科隆跨年夜出現回教青年大規模性騷擾婦女的不幸事件。因為擔憂社會安全,因而嚴重懷疑族群融合,讓各地反移民的聲浪更大。

戰後歐洲一直為全球視為楷模,人權觀念先進,社會福利普及。有意思的是,社會福利制度原本立意照顧弱勢、團結集體,相當於一份社會契約,需要每個公民的認同與投入,卻弔詭捲入社會認同危機。就像台灣的健保制度,天天在吵大陸生夠不夠資格,那些住了紐約四十年、從來不曾在台灣繳稅卻持有中華民國護照的老華僑可不可回來享用健保。不僅是社會福利的道德困境,還牽扯國族認同,誰是丹麥人,你要同化到什麼程度才算丹麥人。那些住在巴黎郊區的移民孩子,究竟是他們不認同這個社會,還是社會不認同他們。誰在內,誰在外。為何他們明明身在社會之內,卻還面對高牆一樣的疆界。

冷戰結束,所有人都渴望一個沒有柏林圍牆的世界,全球都在敲掉邊界的磚頭,大唱文化包容、種族和平,而現在,因為戰爭,因為金融危機,因為激進組織,因為經濟利益,在一個網路無遠弗屆的時代,人們又開始談民族、談國界。在早已沒有邊界的歐盟版圖上,加泰隆尼亞為何還想獨立,台灣媒體從來不提的很大原因:加泰隆尼亞是一個相對富裕的自治區,他們不想分擔西班牙其他貧窮地區的問題,稅制以及配套的社會福利是新的疆界。

是的,世界恐怕又要分裂,這次分裂是貧與富。窮人想要跨界,富人想要築牆;窮人覺得不受保障,而富人覺得不受保護。所有人都極端憤怒。這股憤怒已反應在各國政治,若未來世上出現更多川普之流出馬競選美國總統,更多類似丹麥珠寶法的法案獲國會通過,而大部份人民卻覺得完全沒有問題,我們的世界將大有問題。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這真是台灣媽祖廟嗎?竟然這麼美!
好久不見的台北市大塞車
人間異語:沒有富爸爸,只能接受貧窮宿命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