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晴舫:白色巧克力戰爭

出版時間:2016/03/02 00:10
「奧斯卡太白」爭議不小。
「奧斯卡太白」爭議不小。

今年美國超級盃中場秀,黑人歌手比昂絲表演新歌,歌詞呼應「黑人的命也是命」社會議題,觸及近年來美國警察在執勤時槍殺非裔青少年的多起事件,比昂絲與她的舞群身穿類似黑豹黨的服裝(黑豹黨在美國民權運動時主張武力的合理性),排成X字形,代表了黑人民權鬥士麥爾坎.X的姓氏。

由於美國超級盃是全美收視率最高的節目,當晚,所有家庭與朋友群聚在自家客廳,大啖比薩,吃垃圾食物,大人喝啤酒,小孩喝汽水,重要性大概僅次於感恩節晚餐。當比昂絲高唱她爸爸阿拉巴馬、她媽媽路斯安那,她愛她的孩子有黑人捲髮,驕傲擁有傑克森兄弟的鼻孔,電視機前的白人美國家庭氣壞了。他們說,超級盃這麼重要的美國節慶,她怎麼可以唱歌指責警察暴力,尤其在孩子面前談政治真是太不應該,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厲聲批評比昂絲反警,網民發起活動去足球聯盟紐約總部抗議,廣大歌迷對比昂絲失望,因為她忽然變太黑,不白了。

當「奧斯卡太白」爭議發生,老牌演員米高肯恩呼籲非白人演員要有耐心,女演員夏綠蒂藍萍出言,此種抗議根本是對白人的逆向歧視,連演技女神梅莉史翠普都不免說出「我們都是非洲人」這類粉飾太平的言論,反倒顯現出整套種族觀如何內化深植,彷彿那已是(而且應當是)「普世」的文化標準。假裝客觀地解釋,黑人上雜誌封面必定不賣只是觀眾的選擇,黑人在好萊塢不受重視不過是他們仍不夠優秀,而不去討論這些主流藝術品味究竟如何透過各種機制(像是奧斯卡獎項)去強化在人們心中的正典地位,以某種特定美學標準為尊。

難得美國影藝學院出面回應,承諾調整會員成色,不再清一色白種老男人。奧斯卡主持人克里斯洛克開場奧斯卡典禮,他強調,抗議是為了機會。機會,這就是關鍵。當這個世界看似經歷諸多觀念洗禮,一句「是的,你能,只要你願意」勵志語去描繪這個世界乃一處自由任君遊的天地,就好像看似殺死了房間內那頭大象,卻忘了牠的屍體依然留在中央,阻擋許多人的去路。

美國作家寇慈曾經提出種族賠償的概念,因為幾個世紀以來,美國黑人的勞動力與財富長期遭白人掠奪,至今在社會的出發點仍不平等。表面上似乎美國夢的口號適用每一個孩子,但是,比起那些自認靠實力發達的白人歌手泰勒斯威夫特、明星格溫妮絲·帕特洛,一個有才氣的黑人孩子先要平安長大,脫離貧民窟,不遭毒販或警察射殺在街頭,克服教育資源的匱乏、產業人脈的不足,好不容易有了作品,還要對抗社會既定文化品味,才能闖出一片天地。

耐人尋味的是每回美國種族對話,亞裔族群總是大規模沈默,扮演那個乖乖聽話的種族模範生,好像種族偏見只是一場純粹誰比誰白的社會競爭,連在亞洲都有影評人寫文章跟著白人責怪黑人太政治化,不以藝術話事。文化是我們的靈魂,透過靈魂的稜角鏡,我們看世界,找到自己的位置。我不憂心美國黑人的命運,因為他們懂得打破籓籬的重要性,我覺得驚悚的反倒是我們這些不是美國人的亞洲人長期暴露在美國的軟實力之下,當我們學習對方文化的優點時,我們是否也不自覺承接了對方的種族文化階級觀而完全缺乏反省?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