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的孩子立志去台灣

出版時間:2016/03/22 00:18
柯文哲的故事,對很多亞斯伯格症者是一大鼓舞。
柯文哲的故事,對很多亞斯伯格症者是一大鼓舞。

作者:張馨方(蘋果國際觀察員、美西)

上週柯P訪問洛杉磯,其中一站是來到帕薩迪那的加州理工大學參觀,並和校長吃飯。因為我一直以來和加州理工有合作關係,我也就興沖沖的去他們的教職員俱樂部,看能不能巧遇柯P來個合照。去到那裡,發現接待團已等在門口,而兩位校長辦公室接待的其中ㄧ位是我小孩同學的媽媽,我也就順理成章的變成接待團的ㄧ員。

在等待柯P蒞臨的半個鐘頭裡,大家開始討論起柯P這個人。比如說,據說柯P可能有亞斯柏格症,因為他絕頂聰明但不善社交,而這類人物在加州理工的教授或學生裡比比皆是。兩位校長室的接待人也提到,她們有聽說柯P用約20小時的時間,完成從台北騎到高雄三百多公里的長征,笑說不知該敬佩還是該覺得他瘋狂。

兩個月前,我工作室也來了位亞斯柏格症的二十歲的美國大男孩「依森」,他身上也背負著ㄧ個不可能的任務。一開始約診時,是他媽媽打電話來,因為覺得他有些憂鬱的症狀。但是因為他不太說話,之前幫他找的幾個心理治療師他都不喜歡。媽媽說,依森在高中時交了一個同校的台灣女朋友。雖然ㄧ年後分手了,依森還是對台灣有先入為主的好感,還自修學了中文。所以媽媽靈機一動,就找上我這台灣來的心理醫生。他的目標,也就是他媽媽眼中的不可能的任務,是在能獨立自主後,存夠錢,然後隻身搬到台灣定居工作。

依森是個纖細俊俏的大男孩,但是說話時語調平淡面無表情,問他什麼問題他都不太會接腔,或者就都說不知道。問到他和台灣女友的事情,他的臉部線條稍為有些抽動,但是他只簡單的說是因為他脾氣太不好所以分手。後來,我們打開話匣子的方式,就是我提議說,讓他用中文來和我進行會談。這讓他很開心,因為他用電腦自學中文,學注音符號,學寫字認字,但就缺乏可以和他對談的人。他有認知到自己和ㄧ般人「不太ㄧ樣」,怕要是找別人對談中文,會把別人嚇到,或是被別人嘲笑。

和有自閉症或亞斯柏格症的孩子工作,最重要的ㄧ部分便是教導他們對情緒及壓力的處理。我們一般人在社交上的應對,對他們而言是壓力很大的一件事。去年底,依森就因為找同學下課ㄧ起去喝咖啡被拒絕,讓他覺得很挫折,於是他躲到廁所裡,一氣之下ㄧ拳打裂了鏡子而被社區大學退學。現在的他一個月領六百美金的社會福利金,其中五百元是付給他媽媽的房租,每個月就剩一百零用,還要拿這來付門診費。所以如果他沒有學會好好控制脾氣,是不可能拿到大學學歷找到工作存錢去台灣的。更何況到異鄉生活,有那麼多的未知數,他爸媽早年離異都不太管他,他如何生存呢?

為了幫他學習社交上對他人情緒的正確解讀,我決定用電影來當輔助教材。之前他曾跟我說過他不愛看電影,所以我還傷腦筋想說用那部電影好。沒想到他居然說他買了「我的少女時代」和「那一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影碟,於是我們前幾週的會談,就是一起看這兩部電影,偶而我就把電影停格,用中文問他說,「你覺得他/她現在是什麼感覺?」「他這樣反應好嗎?」「要是你,你會怎麼表達?」

上禮拜,因為電影看完了,依森帶來ㄧ本「中國寓言故事」要來練習中文,我發現這也是很適合他的教材。我讓他唸的第一篇,就是愚公移山的故事,然後問他覺得愚公這人會不會太傻太執著。他回答說,有專注的目標是好事,但是應該要找更有效率的方式。我也有提到,從他目前的狀況,到能夠搬去台灣,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還會要面對很多挫折,需要很多的耐心和意志力。

這個禮拜見到依森時,我要來跟他說說柯P的故事,告訴他台灣有這麼一個歐吉桑,在全世界都不相信他的時候,堅持追求自己的夢想。如果未來,依森真的達成了夢想而能在台灣獨立生活,我一定比實現自己的夢想更感動呀!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