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關於中國,給新政府的建言

出版時間:2016/04/25 12:15

蔡英文總統的新政府一上任,就會面對千頭萬緒的事務性問題。但是,面對長期執政的可能,民進黨也好,新政府也好,蔡英文總統也好,我認為還是應當撥出一些時間,對於一些戰略性的問題,進行更具前瞻性的思考。中國問題,就是其中一個。
 
在這裡我還是要再次強調,中國問題不是兩岸問題。民進黨對於兩岸問題或許有長期的思考和既有的政策,但是對於中國這個大國,它內部可能發生的變化,可能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如何因應這樣的變化,我們至今還看不到新政府的新思維。所謂新思維,就是要有與國民黨八年執政不同的思維與做法。而中國問題的核心,就是中國的民主化的問題,如何面對中國的民主化的問題,我對新政府有幾個建言。
 
首先,台灣內部有一種輿論,認為「台灣自己的問題還很多,中國的民主化是他國的事情,與我們無關」。對此我必須要說,當中國還在用兩千顆飛彈對著臺灣的時候,當中國在國際社會到處打壓臺灣的時候,當中國積極地,有步驟地滲透台灣的政商權力結構的時候,說什麼「中國的事情與我們無關」,這真是天下最自欺欺人的論點。中國未來是走向侵略性霸權國家,還是進行民主化改造,對於台灣的利益與安危來說當然是息息相關。新政府如果有志向為臺灣五十年後的未來展開基礎性工程,我建議就不應當用消極的心態看待中國的內部問題。
 
其次,馬英九政府執政八年以來,對於中國民主化問題淡化處理,理由就是要維持兩岸的穩定關係和經貿交流,要保持與對岸的良性互動,就不要挑釁對方的敏感問題。兩次大選的結果證明,小心謹慎的馬政府固然沒有挑釁到中共,但是這種面對中國的立場,使得他們失去了臺灣內部對政府的支持。民進黨上台,在面對中國民主化的問題上,如果與馬英九政府沒有什麼不同,政黨輪替的意義何在?難道不會擔心同樣面臨民意支持流失的危機嗎?因此我建議,新政府對中國問題,對中國的民主化的問題,應當展現出不同的態度和立場。
 
最後,我理解兩岸關係的穩定和經貿交流對於臺灣的重要性,我更不是說中國的民主化是台灣的事情。當然不是,中國的民主化是中國人自己的事情。但是,中國的民主化也不是美國的事情,為甚麼美國就願意積極支持呢?這裡有一個國家,一個政府的基本立場的問題。臺灣要從單一依賴中國的舊方向,改為走向全世界的新方向,就要找到能與全世界連結,能讓全世界認同的基本點。

這個基本點,毫無疑問就是臺灣的民主。這是臺灣的驕傲,也是國際社會願意同情臺灣,支持台灣的根本原因。臺灣要走向世界,絕不可能僅僅是在經濟層面的意義而言,而是要從戰略角度,從全球民主化的角度,讓臺灣成為世界的一部分。當臺灣成為世界一部分的時候,台灣的安全才有保障。我相信,這也是國際主流社會對台灣的期待。因此我的建議是,臺灣應當從國際關係的高度出發,對於中國問題和中國的民主化問題,採取更積極的戰略思考。
 
我必須承認,以上也許都是一些抽象的,戰略的建言,這些建言即使被採納,如何具體落實,也是困難重重的。但是,我想,還是有一些具體指標,可以讓外界判斷,民進黨新政府在中國問題,在面對中國民主化的問題上,是否與國民黨有所區別的。例如對於中國的公民社會和反對力量,包括海外的民主運動,是要敬而遠之,保持距離,還是要給予聲援和支持;例如台灣的民主基金會,是不是可以發揮更積極的作用;例如對於中國的人權問題,是不是能從政府的角度提出關注。我想,這些,都不僅是我們,也是國際社會拭目以待的。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吞下瘦肉精不如接受九二共識
【想想論壇】綠色警總、綠色恐怖?陳文成命案告訴台灣人何謂警總與恐怖!
吳敦義為何突然批蔡?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