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晴舫:非人意識

出版時間:2016/04/27 00:15

網友比喻羅瑩雪部長為班上「那個恰北北的女生」,好像一群老鼠在討論誰去幫貓掛鈴鐺那樣,挑戰大家誰敢去拉肩帶,引發爭議。反擊各方批評的人辯解,「我們」又不是針對女性,而是羅瑩雪。羅瑩雪不是「我們」認同的人,就像當年班上「我們」不認同的「那個恰北北的女生」,在「我們」眼裡,她不是女孩,是頭怪物,根本已不算作一個人。因為認定對方「人間失格」,所以可以任意嘲諷對方的長相氣質,譏笑對方的身材,暴露他的性器官,而且怪罪對方自己不穿內褲,好像一群殘忍小孩圍著一隻狗,用鞭炮捉弄牠,而沒有絲毫罪惡感。

這已超乎性別意識的辯證,而是台灣人內心的「非人意識」。面對自己反對、討厭、或不理解、感到疑懼的人事時,很多台灣人直接將對象非人化。對方既不是人,因此暴力完全沒問題。尤其網路容易找到散落各地的同好,形成虛假的團體感,以為自己具代表性,更缺乏反省。反之,面對自己喜愛、支持甚至崇拜的對象,便不容汙蔑,不可質疑,變成造神運動,一樣將對方非人格化,祭上神壇。

台灣社會近來瀰漫暴戾之氣,不能再輕描為藍綠鬥爭,罵兩句政治名嘴或網路酸民,而是反映在各類大大小小的社會衝突,令人憂心。馬總統走光照、羅部長的肩帶仍是小事,有些直接導致重大悲劇,像是網路霸凌使年輕女星楊又穎自殺,北捷無差別殺人事件、多起城市隨機殺人事件,這些事件看似沒關聯,卻皆是來自社會角落的求救訊號,反映了非人意識的可怕:因為厭惡對方,進而排斥,所以將對方去人格化,若是公眾人物,便肆意嘲弄,近似公開凌虐,好像吊起一個稻草人供大家棒打泄憤,若是小人物,生活中,受到無聲的社會排擠,遭各類眼光的鄙夷,得不到公平的機會,這些受到非人化待遇的人因之絕望到傷害自己的性命,或反應激烈,倒過來將社會每一個人不當作人,隨意冷血砍殺。

非人意識之所以危險,因為會造成社會歧視以及嚴重的族群對立,讓好人變成惡人,加害別人而自覺正當。譬如對性少數與跨性別的敵意,譬如種族歧視,輕視移工與新移民,不喜歡中國、所以認為可以鄙夷任何一個來自那個社會的個體。世上各種歧視不公平都源自於非人意識,沒把對方當人,所以不必壓抑自己去容忍對方,不願勉強自己去學習與對方相處。對方的痛苦呻吟,只是造成自己的不便,最好他們快點消失。

民主的真諦並不僅於服從大多數人的決定,更要尊重少數人的權益。把每個人都看做一個人,即使這個人的政治立場、宗教信仰、出身背景、性別認同、種族國籍、社經背景、道德原則,跟自己不同,有時還站在一百八十度的對立面。為事而爭,為理而論,世上沒有誰是怪物,只有跟自己價值觀念不一樣的人。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