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政亮:男多女少 肥了月老

出版時間:2016/05/05 00:03
李政亮《拆哪,這樣的中國!》
李政亮《拆哪,這樣的中國!》

中國農村媒人成高收入行業,這看似現實社會的奇妙一景,就像大城市裡的大媽們聚集在公園為子女婚姻大事交換訊息打聽適合對象。農村狀況遠比城市嚴峻,媒人高收入背後卻是性別失衡以及結婚成本節節攀升的事實。

農村男女比例嚴重失衡

根據2014年的人口統計,13多億人口當中,男性比女性多出3180萬人,男女比例嚴重失衡,這是一胎化的結果。農村尤其重男輕女,因為男孩意味著勞動力,隨著超音波技術普及,農村更穩定地生下眾多男孩,男性人口遠遠多於女性人口。根據中國媒體的調查,部分農村男女比甚至達到二比一。

然而,到了適婚年齡,女性成為珍寶。農村人把兒女結婚傳宗接代當作大事,媒人原是助人結為連理的傳統行業,但在男女人口差異大的情況下成為高收入行業。先收一兩百元人民幣不等的手續費開始安排相親,女方家裡經常是大排長龍,媒人最重要的收入自然是雙方意合成婚的大紅包,農村媒人收入輕鬆過萬成為社會新聞。

剩男去那兒?

對農村人來說,媒人費用還算小項支出,更重要的是女方所提出的條件-禮彩(聘金)甚至房子,現今禮彩十幾萬起跳,結婚已是父母加上獨子全家攢錢儲蓄的大事,甚至也有人為子女結婚負債。

男多女少仍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剩男怎麼辦?傳統的媒人在地經營,但現今農村也出現媒人牽線到越南相親的案例,歸根究柢,結婚成本低於中國。不過,當商業化的婚姻介紹取代傳統媒人,也不乏詐騙的例子。

婚姻詐騙屢見不鮮

類型之一是透過婚姻仲介集體嫁到中國的外籍新娘婚後不久集體消失,類型之二則是中國內部的拐賣人口。拐賣人口一向是中國社會嚴重的治安問題,媒體報導的焦點多集中在小孩(尤其是男孩),事實上,年輕女性的拐賣也是社會漏洞。

2007年的電影《盲山》便根據真實事件改編,求職的年輕女大學畢業生被人口賣販賣集團騙到偏遠山區將之賣給想要成婚的人家。偏遠山區,天高皇帝遠,法律之力所不及,而且村中自成秩序,拐賣女性難以掙脫,有的在小孩出生之後認命。

結婚,不單純是男女情投意合的結果,這條路上一胎化政策、人口結構乃至良莠不齊的婚姻仲介都在其間。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