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晴舫:現代巴比倫

出版時間:2016/05/25 00:03
城市空間是民主發展的關鍵,蓄養美學文化。
城市空間是民主發展的關鍵,蓄養美學文化。

巴黎、布魯塞爾相繼發生恐怖襲擊,敘利亞難民潮一波波抵達歐洲,歐洲各國極右派聲勢因之紛紛壯大,英國嚷著要退出歐盟,保護邊界,在這種反恐排外的時代氣氛下,倫敦選出了首位回教徒市長。倫敦全體市民相當於對當下時代氣氛作出了一個非常城市人的回應,他們選擇保持開放,擁抱改變,堅持文化大熔爐。金融時報指出,倫敦與英國正朝兩個不同方向,笑問何時倫敦會追求獨立。

全球大城市越來越像國中之國,與所在國逐漸分離,自成一格,同時腹地不斷擴大,往外推擠,吞噬周邊地區,許多老社區遭遇縉紳化的命運,譬如紐約曼哈頓人口漫延到布魯克林,地價翻高,改變族群生態,使得原來的黑人勞工不得不搬走。

美國共和黨初選,如今已退選的克魯茲曾攻擊另一名候選人川普,標籤川普為「紐約價值」,暗示他城市精英,只愛錢,缺乏原則,浮誇而不實,對比紐約以外的美國人像他自己,愛鄉愛家,信仰虔誠,言出必行,樸實而正直。說穿了,克魯茲所謂的「紐約價值」就是「非美國」的意思,紐約不是美國。好比有些台灣人罵台北是「天龍國」,除了嘲諷台北作為首都,卻與地方脫節,也暗指台北不夠「台灣」。

然而,人們仍從全球各地如飛鳥翩翩飛往國際大都會,全球金融海嘯、恐怖襲擊發生,移動速度並沒有減緩。全球大城市儼然是現代的巴比倫塔,宛如一場人類文明的新實驗,磁鐵般強力吸引人才資金,追求種族熔爐、道德相容、宗教並蓄,外國人與本地人樓上樓下共居,不分歷史淵源,身份認同僅繫於社會契約、而非民族血統,如何與傳統國家認同接軌,尚待觀察。

來自地球各端的人們,種族語言性別階級背景迥然不同,試圖共棲,衝突難免發生,譬如紐約的種族問題與幫派文化,新移民與舊市民之間的利益衝突,勞動市場永遠充滿競爭,城市變動過大,令人生活疲憊。

城市的本質,本來使生活充滿隨機性,意想不到的各式碰撞,混亂、失序,往往難以控制,藏有風險,卻因此產生獨特的生命質料。生活在城市是一種經驗,激發人們思考,反省當代的生活方式與信仰價值,檢討自己與他人的相處之道,迸發靈感火花,成為人類文明的燃料。

城市空間是民主發展的關鍵,蓄養美學文化。人們來到城市,為了渴望對話,聽見與被聽見,咖啡館、火車站、表演場所、公園、大眾運輸、人行道,看見跟自己不同的人,以及從對方的瞳孔看見自己的倒影。城市讓人們習慣他者的存在,因為他/她自己便是一名他者。城市鼓勵對話,強迫對話,產生對話,偉大文明因此誕生。如同巴赫汀舉例,古代羅馬城講三種語言,希臘語、奧斯坎語和羅馬語,全算本地話,羅馬市民的多語性孕育了羅馬文學。

隨著人類生活方式的改變,世上大部份人口住在城市。人類文明目前面臨的重大難題,包括資本的結構、階級的斷裂、能源的使用與再生、糧食的生產與分配、環保的意識、宗教的衝突等等,都必須從改革城市著手。城市握有人類未來的鑰匙。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