敷米漿:《不看海的人》5之3

出版時間:2016/05/25 04:00


那1顆蘋果就是我對這裡最後的想念了。好像也是過了很久以後,我才能慢慢回憶起原本家是什麼樣子、小弟的樣子、媽媽在我被陌生人帶走前、在缺了條木板的門後面看著我的樣子。
大人口中說的「給人做媳婦」,好像不是那個樣子,而我已經發誓,不會再想起那個寮子裡面的事情。
救我出來是一個胖大哥,好像是本來老闆的朋友。那1秒鐘我變成了茱蒂,然後到胖大哥的工廠上班。相比寮子裡面的烏黑骯髒,那搖搖晃晃的黃色兩燭光燈泡,工廠真的很好,只是夏天熱了點。就這樣而已。
「茱蒂啊,妳以後就不是招弟了,我讓妳整理我工廠的帳,妳要好好學喔。」胖大哥一邊說話,汗就從臉頰流下來,我瞄了一眼就趕緊低下頭。
媽媽啊,妳說的給人做媳婦,怎麼會像是地獄呢?而曾經到過地獄的我,好像已經死掉過1次,我怎麼能夠活著回去見妳、見小弟呢?我又想起了老莫給我的那1顆蘋果。對胖大哥來說,工廠每天都要有蘋果,初2、16拜拜時,也要買蘋果,他總讓我多吃一點。
「蘋果芯有毒的。」我對胖大哥說:「聽說對狗不好。」胖大哥總是一臉疑惑看著我,然後捏一捏我的胸脯:「妳啊不是狗,講這個欲做啥?」
我就會削好蘋果、躲回房間裡一邊哭一邊吃了。
工廠機器在運作時,是非常燠熱難耐的,伴隨著沖床蹦蹦蹦的聲音,我總是感到安心。不知道為什麼,以前在金門那個破爛小屋子,總是很安靜,只有小弟的哭聲。到了寮子做「很多人的媳婦」,也總是很安靜,只有陌生男子的汗水以及喘氣聲陪著我,哭了一夜又一夜。這樣的吵鬧很好,反而有一種安靜。我想,那應該會是死掉以後的安靜吧。
我發現胖大哥還是會去寮子的那幾天,下著很大的雨,伴隨著沖床的巨大噪音,學徒和員工極大聲的對談罵鬧,我的耳朵什麼都聽不見,只有不停地喘氣,黃色的小燈泡好像又在我頭上轉啊轉,那是我最後的陽光了。我多麼想念那個公園裡頭的風獅爺,老莫還會傻傻地在那兒梳頭嗎?
我以為自己只會死掉1次。那一天,我死掉了第2次。
-待續-

逛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lovefumijan/
前情提要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60524/868953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