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隨想:我是偷渡客,想衣錦返鄉好難

出版時間:2016/06/01 19:31

作者:馮淑華(蘋果國際觀察員、非洲)

一個月賺兩千塊美金,附帶條件:從早做到晚、沒身分證件、四處躲警察、當心被朋友出賣,還得提防黑心雇主。這樣的工作你要不要?
 
年輕的莫塔對幾內亞生活不滿,在人蛇集團安排下,花了快兩個月,從西非偷渡到以色列。抵達隔天,立刻被帶到一家餐廳廚房,洗碗、打掃、搬貨。辛苦一整天,老闆丟了幾張以色列鈔票給他,換算美金,將近50塊。莫塔好高興:50乘上30天,一個月就有一千五百塊美金。雖然不如人蛇集團吹噓的兩千塊美金,但莫塔心想,偷渡代價終於回收了。
 
跟同鄉借了電話,打給幾內亞的媽媽,一聽到兒子的聲音,媽媽在電話那頭大喊、大叫又大哭,兒子突然失蹤,媽媽吃不好也睡不著。等知道莫塔偷渡到以色列,媽媽好生氣。長途電話很貴,說不了太多話,莫塔要媽媽放心,他會帶著財富光榮返家。
 
太想要賺錢,莫塔什麼工作都接:餐廳洗碗盤、果園採水果、食品工廠切菜切肉、建築工地扛鋼筋水泥。不分日夜,不管日曬雨淋,只要有錢賺,莫塔不怕累也不怕苦。只是,他太天真了,淘金不是那麼容易。
 
莫塔的護照早被人蛇集團搶走,又沒有以色列合法居留證,打工時,常常碰到黑心雇主,耍賴不付錢,甚至威脅要通報移民局。莫塔束手無策,只好當做花錢買教訓,把黑心雇主列為拒絕往來戶。
 
拿不到工資,莫塔還得隨時提高警覺,四處躲警察。同鄉再三提醒他,在以色列,抓非法移民的警察都是便裝打扮。在街頭,當地人不會跟他們黑人隨意打招呼,若是碰到主動親切問候的,十之八九都是便衣警察。
 
在同鄉建議下,莫塔花大錢,買了幾件體面的衣服和鞋子,再戴上一付墨鏡,打扮成有錢人模樣,降低被警察盤問的機率。每天出門時,他就變裝,裝成有錢人。等到了工作地方,像灰姑娘一樣,換上舊衣服,回到殘酷的現實。
 
好不容易存了一點錢,莫塔搬離偷渡客合住的地方,找了個小公寓住下。他手藝不錯,偶而會準備幾道家鄉菜,於是那些沙漠難友們來了,把莫塔家當成免費食堂,把他的大方視為理所當然,讓莫塔煩不勝煩。
 
他不是吝嗇,只是很多難友們手上有點錢後,吃喝嫖賭樣樣來。大家表面上稱兄道弟,背後卻各有心機:有人跟他開口借錢,有借無還;有人被警察逮捕時,會提供其他非法移民的住處,當做獲取自由的交換條件。莫塔不想占人便宜,更不想出賣別人,於是慢慢疏遠這些難友。
 
該來的,總是躲不掉,有一天,當他在地下室的食品工廠切菜時,警察來了,莫塔無處可逃,束手就擒。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莫塔願意接受遣返,只懇求警察讓他回住處收拾行李:藏在衣櫃裡的錢、那些體面的衣物鞋子,和替家人買的貴重禮物。
 
警察照規矩辦事,不肯通融,莫塔賭氣,拒絕被遣返,於是被送進了特拉維夫的非法移民拘留所。僵持了三個月,莫塔還是不肯妥協,於是移民局又把他轉到條件惡劣的沙漠監獄。
 
當他從囚車下來,看到眼前一片黃沙,當初被人蛇集團押在西奈沙漠的痛苦經驗,重回眼前。這所沙漠監獄人擠人,既沒隱私也沒尊嚴,大家像動物一樣,關在一個巨大的籠子裡。莫塔待了兩個禮拜,再也受不了,他跟看守的警衛說:「我要回家!」
 
隔天,兩位警察押著他,從以色列飛到東非的衣索比亞,然後把剩下的航程登機證塞給他,轉身就離開。他自己上飛機,飛往西非,卻引來四周乘客好奇眼光:莫塔兩手空空、一身爛衣、一雙破鞋,再加上雜草般的鬍子,比無家可歸的流浪漢還慘呢。
 
鄰座一位幾內亞商人,忍不住跟莫塔聊了幾句,當他聽完莫塔的故事後,掏出皮夾,拿了一百塊美金給莫塔。看著手上的綠色鈔票,莫塔百感交集,差點在陌生人面前掉眼淚。
 
抵達幾內亞時,已經凌晨兩點,用好心人給的錢,拼命討價還價,才叫到一部計程車載他回家。到家時,凌晨三點,在門口繞了半天,就是不敢敲門。原本說好的衣錦還鄉,卻成了身無分文的落魄樣,一想到家人的表情,莫塔根本沒有勇氣敲門。就在這時,大門突然打開,是媽媽,既不喊也不叫,只是默默的流淚。
 
媽媽跟莫塔說,說那天晚上心神不寧,總覺得兒子就在身邊,於是坐在床上,不敢睡去。夜深人靜,當她聽到外面的腳步聲,知道是兒子回來了,消失四年的兒子,終於回來了!
 
那一晚,莫塔像個孩子一樣,讓媽媽拍著背,沉沉地睡去。重回幾內亞,他一無所有,但再也不擔心睡夢中,有警察來敲門;不怕在監獄裡,被人欺負毆打;當然再也不會,不會被人當成畜生對待。

淑華的搬家人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