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紀念「六四」與本土意識

出版時間:2016/06/06 12:35

佔中運動之後,香港本土派開始得到逐漸增加的支持,並已經初具影響力。這是我所樂見的事情,關心本土本來就是香港青年世代應當做的事情。但是,香港少數本土派青年以「維園晚會」的「六四」紀念活動為目標,以退出支聯會,舉辦其他「六四」紀念晚會的方式來展現其與中國的切割的立場,我是無法苟同的。原因有四:

第一,我完全可以理解本土派對中國的絕望,對中共的仇恨,以及斷絕與中國的聯繫的心情。我認為這是北京極權政府的對港政策,以及香港社會本身的進一步發展的必然結果,正常結果。但是,要表達與中國的切割,有很多角度可以介入,有很多做法可以凸顯這樣的意志,為何一定要選擇「紀念六四」這樣的事呢?支聯會舉辦的「維園晚會」也許有改進的空間,但是把支聯會當作抵制對象,這樣的內鬥式的做法,造成的結果只能是削弱香港民主力量,獲益的是中共。本土派自有主張,這個別人無從置喙,但是彰顯自己的主張,為何要用打擊他人的手段來實現,這一點,我覺得香港本土派無法給出一個完全,清晰的論述。

第二,如果香港的本土派不關心中國的自由,不關心其他地區的民主發展,那麼這樣的爭取自由的行為是應當質疑的,因為,他們爭取的不是「自由」,而是「自己的自由」,這根本違反「自由」這個價值的普世性。歷史已經證明,狹隘的民族主義是沒有前途的,我希望香港本土力量能夠認識到,中共的一黨專制才是真正的敵人,而且不僅僅是香港的敵人,也是整個文明社會的敵人。這個基本事實不應否認。現在,放著這樣的敵人,不團結起來進行抵制,而用很多的精力去抵制支聯會和「六四」紀念活動,這樣的邏輯也是站不住腳的。

第三,香港應當從台灣的發展歷史中吸取一些經驗教訓。早早期的台灣民族主義和台獨力量,也是抱持著中國的民主是「他家的事」,于我無關的心態。但是,當台灣的獨立運動發展到以太陽花運動為代表的「2.0版」階段的時候,我們看到,新世代的台獨主義者,例如學生領袖林飛帆,陳為廷等,都並沒有去切割中國;相反,他們都曾經積極參與台灣的「六四」紀念晚會。真正的本土派應當把自己的價值觀建立在普世價值上,而不是族群仇恨和政治算計上。希望香港的本土派朋友可以從台灣的發展經驗中得到一些啟示。

第四,也是最後,我認為,今天香港出現的與中國民主化切割的思潮,這是歷史階段性的必然現象,我完全理解;對於港大學生會會長公開說「紀念六四沒有意義」,我雖然不同意,但也願意表示尊重。我相信,隨著香港本土力量的繼續發展,他們會找到更恰當的方式,來呈現自己的主張。我希望,當他們批評別的力量的做法「不切實際」,「只會喊口號」,「行禮如儀」的時候,他們能夠有更切實際的,更有效的,更有力的方式維護香港的自由。同時我也寄語香港本土派青年:只有論述更有邏輯,更有理念,才能有更多的支持者。在這一點上,你們還要加油。

紀念「六四」,它的意義不僅在於對於中國民主化的支持何關心,更是本土力量自身建設的應有之義。因為紀念「六四」活動可以給香港本土的民主發展帶來更寬廣的視野,更扎實的論述基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