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晴舫:愛的權利

出版時間:2016/06/22 00:04

美國奧蘭多同志夜店槍擊案,僅次於紐約911雙塔恐怖攻擊,很快陷入了總統大選的口水戰,膠著在伊斯蘭國、美國槍枝條例的爭論,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這同時是一場專門針對同志族群的大規模屠殺。

「脈動」這類夜店是同志們的避風港,唯有在這類場所,他們才真正覺得自由,覺得解放,可以完全當自己,結果此次他們卻在他們以為最安全的場所被射殺。雖然比起從前,當代社會對同志已較為友善,不少國家包括美國也終於將婚姻權還給同性戀人,但,即使在態度最寬容的開明社會裡,大多數同志在公眾場合仍多少必須隱藏自己的性向,不自覺調整自己的行為,日常生活裡,我們看見異性戀情侶散步牽手,女孩向男孩撒嬌,擁抱接吻,見怪不怪,卻不常見到同性伴侶們膽敢散步牽手。槍手的父親說,案發前不久,兒子看見兩個男人在他三歲孩童面前接吻後深感憤怒,就像台灣有些人不知道該怎麼應對自己不習慣的事物就搬出「這叫我以後怎麼教小孩」的說辭。

為什麼會強烈「關注」他人的性生活,而且自認為有權干涉、強行管制,實在匪夷所思。尤其以神之名說出道德譴責的人,難道不會退一步想想,如果你的神果真創造了世間萬物,既然同性戀存在於我們周圍,那一定是祂決定將同性戀也放進這個世界裡來。他們跟你一樣,都是神的孩子。他們在俗世所應享的權利,必不少於你。人類歷史上,有多少宗教遭到迫害,我們好不容易走到今日學會尊重每個人的宗教自由。而世上每種宗教向來只宣揚愛。

人有愛神的權利,也有愛人的權利。每個人有權愛不同神,自然也有權愛不同人。

更何況,社會的法律向來由人類自行擬定,與時常不在場的神根本無關。當這類令人心碎的悲劇發生,更凸顯同性婚姻權的重要性,他們需要最基本的伴侶權,像是領取遺體、治理喪事、處理遺產等等。兩個人之間的愛,本是私事,無需國家認證,但,婚姻不是用來處理人類的性慾(君不見世上許多異性戀時時刻刻在婚姻外尋求快感),而是一份正式的社會契約,確認兩個人共同生活的意願,以法律界定伴隨伴侶角色而來的相關社會責任。「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所謂的婚姻平權,即以現代法律落實文學詩歌的美好想像。

每年世界各地同志大遊行都熱鬧非凡,嘉年華狂歡氣氛濃厚,但我總是在想,為什麼異性戀不用等到一年一度大遊行來慶祝自己的愛情,原因很簡單,因為異性戀日日夜夜分分秒秒都有權做這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愛情這件事如此庸常,庸常到令人厭煩想吐,異性戀婚姻早已千瘡百孔,哪個異性戀不是從小就從父母的日常互動、自行發展出一套憤世嫉俗的婚姻觀?讓台灣的同性戀人結婚吧,讓他們也懂得任何金玉婚姻都可能敗絮其中的滋味,讓他們跟我們異性戀一同墮落,一起聯手讓愛情走入墳墓,一道過俗氣的日子吧。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