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南海問題中的6月5日

出版時間:2016/07/11 09:15

荷蘭海牙國際法庭將於12日就南海主權爭議做出仲裁,爭執已久的南海主權爭議問題,尤其是中國與菲律賓在黃岩島問題上的分歧,將要面臨一個新的轉折點。考慮到南海問題的背後,實際上是中國和美國的角力,這一仲裁的即將出爐,就更加引人關注。而中共方面的內心世界,僅僅在6月5日這一天就可以略見端倪。

6月5日,中美智庫南海問題座談會在華盛頓召開,前中共負責外交工作的國務委員戴秉國在發言中表示,第一,南沙群島是中國固有領土;第二,中國始終堅持通過雙邊談判協商和平解決南海問題;第三,南海的溫度必須逐步冷卻下來。這番話表現出相對溫和理性的態度。雖然戴秉國也說了“聽說仲裁結果很快就會出來了,出來就出來吧,沒什麼了不起,不過是一張廢紙。”這樣的狠話,但是,話鋒一轉,他又表示,我們無意也無力與誰進行“戰略比拼”。我們沒有野心統治亞洲,更沒有野心統治地球,就是南海,我們也從沒有說過全都是我們的。我們只有一個“野心”,就是做好中國自己的事情,讓近14億中國人能過上比較體面的,有尊嚴的日子。這應該是中國的外交系統的態度。而外交系統,一向被認為是中共內部的鴿派。

如果中國的事情都是由外交系統決定,事情就好辦了。問題在於不是。那麼中共內部的強硬派,或者說軍隊內部的鷹派的立場是什麼呢?他們的立場在6月5日這一天也顯露無遺。第一,作為強硬派喉舌的的《環球時報》在這一天刊登了一篇社論,表示中國應積極備戰,以應對南海的軍事對峙,讓美國難以承受出頭的代價。第二,似乎是呼應這樣的說法,5日起,中國軍方在南海進行為期一周的軍事演習,中方畫設的禁航範圍廣大,面積接近菲律賓呂宋島,由海事交通網站的地圖來看,區域接近淨空,已無船隻通過。顯然,這都是強硬立場的顯示。

有人在美國大講和平與談判,有人在北京主張積極備戰,如果說這代表著中共在南海問題上,內部存在不同意見,還不如說是中共用了黑白臉的做法,軟硬兼施。而背後,透露出的其實是中共的焦慮。而焦慮的原因就是,一旦海牙國際法庭的仲裁結果對菲律賓有利,中國將處於十分被動的處境。真的不承認這一裁決,不僅有損中國作為國際大國的形象,也把與南海問題有關的其他國家推向了美國一邊;同時更加惡化與週邊國家的關係,例如越南。《環球時報》的社論也承認,中越之間解決南沙問題的難度很高,而吞下這個苦果,接受國際法庭的裁決,必然使得中國在亞洲的擴張有了更多的顧忌,讓週邊國家對面對中國腰桿更硬,同時也無法對國內的民族主義狂熱者和黨內的強硬派交待。

這樣的焦慮和不安,也影響到了台灣。還是在6月5日這一天,北京外交部舉行例行記者會,外交部發言人表示,台海兩岸應共同維護中華民族的利益。自蔡英文上台以來,中國對台灣都採取冷處理的態度,不願意跟台灣的民進黨政府有任何的交流。但是面對南海問題,因為台灣也是當事方之一,中國為了多拉一個盟友,也只能放棄原來的不理不睬的態度。南海裁決的結果,很可能成為兩岸恢復官方管道的接觸的一個機會,儘管這不是中共方面情願的。
 
6月5日這一天,中共在南海問題上令人眼花撩亂的表態,其實已經泄露了自己的內心。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