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晴舫:歷史上的夏天

出版時間:2016/07/20 00:06

胡晴舫╱作家
 
這是一個酷熱而漫長的夏天。不曉得百年之後歷史會如何形容2016年這個夏天。英國公投脫歐的隔天,支持留歐的民眾哀嘆,但願這個夏天只是一場噩夢,等夏天結束,大家能從不堪的夢境醒過來,世界如舊,其實什麼事都沒發生。

然而,這季炎夏卻愈加驚悚,彷彿漫漫無盡:美國多起警民衝突,警察濫殺黑人平民,黑人平民報復殺警;伊拉克首都遭受炸彈連環攻擊,平民無辜死亡;法國國慶日夜,民眾在尼斯海邊觀賞煙火,遭卡車輾過,死亡人數包括孩子;土耳其機場爆炸驚魂未定,接著軍事政變失敗,全國逮捕了幾千人,給了現任總理大好理由除掉異己,政治後續力才要發酵;台灣台鐵車廂爆炸案,城市依然籠罩在隨機殺人的陰影下。

這些恐怖事件,發生各地,看似不直接相關,表達動機也各異,然而,不管兇手以種族之名,以宗教之名,以社會邊緣人之名,以救國之名,以復仇之名,越來越多是孤狼式攻擊,以最短時間取得最大傷害,並且,有時已無關國際政治,而是本國人對自己的社會發動戰爭,動機也都一模一樣:憤怒。

無差別殺人的台灣孩子鄭捷,去蔚藍海岸煙火夜開卡車掃射人群並開車衝撞的突尼西亞裔法國年輕人,還是投票支持英國脫歐的英格蘭人與威爾斯人,瘋狂支持川普希望他當美國總統的白種美國人,發動政變的土耳其軍人與上街迎戰政變的土耳其民眾,所有人都憤怒。他們均覺得社會不公,人群不義,現行機制根本就是設計來專門對付迫害他們這種人,自己沒有機會發聲,都是別人在制定遊戲規則,而這套遊戲規則對他不利,唯一方式只能打倒「那些人」和「那套制度」。至於誰是那些人、那套制度,要你問誰,得到的答案全不一樣。問川普支持者,他們說中國人和回教徒;問柏尼支持者,他們說華爾街和有錢人;問英格蘭人,他們說布魯塞爾和東歐人;問法國富豪,他們說課稅不正義;問台北人,他們說課稅不公平。

這種「社會不平等」的氣氛已經瀰漫全球多年,不只在國際大議題也在生活小細節,第三世界國家面對第一世界社會、城市資產階級對城市無產階級、男對女、少對老、白種人對非白種人、回教對基督教、歐陸國家對英國等等,每個人都覺得現行制度沒有效率,而且腐敗無用,所有進步價值的修辭都只不過是一堆政治正確的廢話,包括我正在寫的這篇文章。

我禁不住思考是網路改變了世界的耐心,正在挑戰民主的散漫性格與多元本質。網路展開新一波知識革命,每個人都政治覺醒,看清楚自己與其他人在世上的處境,如何改善、改變、反抗、爭取自己的位置,以及調整跟其他人之間的關係,卻不是立刻能有完善的答案,需要長時間精力、也需要所有人合作。但網路拉近了人與人的距離感,加速了生命的時間感,那股必須活在當下的迫切感更重。張愛玲形容自己的思想背景始終藏著「惘惘的威脅」,因為「時代是倉促的,已經在破壞中,還有更大的破壞要來」,感到所謂的文明,終要成為過去,因而要快,要快,個人可以等,時代也不會等。張愛玲畢竟活在戰時,今日活在網路世紀的我們成天遭各式資訊轟炸,在意識形態戰爭之中疲於奔命,時代潮流日夜沖刷我們的肉體,竟也生出一股類似的時代荒涼感。許多人因此極易受到法西斯的勾引以及暴力的誘惑,因為他們只求速度。

欲速則不達,而且要付出慘痛的代價,也許這正是今夏要告訴人類的歷史訊息。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