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隨想:要人命的非洲蚊子

出版時間:2016/07/21 21:02

兩年半前,在幾內亞爆發的伊波拉病毒疫情,讓全世界提心吊膽,事實上在非洲,死亡率最高的疾病是瘧疾。瘧疾有藥可醫,在醫療系統發達的國家,只要及時治療,痊癒率很高。但在非洲,瘧疾藥很貴,一小盒是普通人一個月薪水,很多人負擔不起。所以全世界每年有兩億人口感染瘧疾,六十幾萬人死亡,絕大多數都在黑色非洲大陸。
 
十幾年前,要搬去喀麥隆時,法國大醫院熱帶病中心的醫生,給我開了防瘧疾藥,每周吃一顆,連吃三個月。起初沒有任何副作用,到了第三個月起,服完藥後,視線模糊、頭痛、嘔吐,甚至產生幻覺。醫生檢查後,要我立刻停藥,還解釋,瘧疾藥毒性很強,只適合短期服用。既然要在非洲長住,只能學著跟這個可怕的疾病相處。
 
我在家裡裝了紗窗,房間掛著蚊帳,出外時擦防蚊液,穿長袖長褲,層層保護下,終究逃不過瘧蚊叮咬。第一次發病,很像流感症狀,發燒、頭痛、嘔吐、四肢無力、關節疼痛。等驗血結果出來,醫生馬上開藥讓我服用。從此不管去哪裡,我身上隨時帶著瘧疾藥。
 
感染瘧疾後,只要身體虛弱,體內殘留的病毒會趁虛攻擊。有一年夏天回法國探親,在巴黎短暫停留時,朋友邀我們去他家聚餐。吃到晚上十點多,我突然覺得很難受,渾身虛脫。不巧朋友隔天一早要開車南下,不想給他找麻煩,默默不作聲,沒人查覺到我的異樣。
 
熬到十一點多準備離開,我已經頭昏眼花,勉強擠出笑容跟朋友告別,硬撐著走到樓下。一到街上,明明天氣很熱,我卻冷得發抖,只好跟我家法國人說實話。我們住的旅館就在附近,短短幾分鐘路程,我像身處冰天雪地的北極一樣,全身顫抖走回去。
 
一到旅館房間,我開始發汗、發燒,我家法國人經驗豐富,在床上墊了兩大條浴巾,我滿身大汗躺下,沒多久厚厚的浴巾全濕了。一量體溫,四十度,趕緊服下瘧疾藥,此時身上熱氣又換成寒流,蓋了三條被子,還是冷得發抖。
 
等藥效起作用後,這才沉沉睡去。不知道過了多久,聽到震天響的鈴聲,以為是幻覺,我家法國人拼命把我搖醒,說火警警鈴響了,要趕快逃下樓。天啊,房間在九樓,我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動也動不了,恍惚中只聽到他說下樓找救兵。等到清醒時,已經是隔天早上,我家法國人才解釋,說有人誤觸警鈴,虛驚一場。
 
這場烏龍火警事件,我一點也不生氣,反倒覺得自己很幸運。要真遇上火災,當時的身體狀況,根本逃也逃不了。在跟瘧疾對抗過程中,有時候就算有藥,也挽不回一條命。我在喀麥隆偶遇的一位少婦,就少了那份幸運。
 
我在朋友家認識她的,三十歲捷克少婦,先生是法國人,有兩個兒子,三歲和一歲。先生接到喀麥隆北方的農業計畫,一家人剛抵達首都,隔兩天就要出發去北邊。這是她第一次來非洲,抱著還不太會走路的小兒子,開心地請教大家新生活種種細節。沒想到幾個月後,傳來她的死訊,惡性瘧疾死的:禮拜五抱怨頭痛,禮拜六發燒入院治療,禮拜天清晨就過世了!
 
每次瘧疾發作時,我都會想到那個年輕捷克少婦,和她懷裡那個天真可愛的幼兒。我真的很幸運,只是感染輕微瘧疾;真的很幸運,只要吃下幾顆藥,難過幾天,身體就痊癒了。然而在非洲,每年幾十萬人買不起藥,只能任憑那些不起眼的小蚊子,奪走他們的命……

淑華的搬家人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