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文本:這些人到底在急什麼?

出版時間:2016/07/31 00:02

搭飛機時,有種聲音常讓我理智斷線。不是小孩哭鬧聲,也不是大媽歡笑聲,而是飛機才剛落地,尚在跑道滑行,就紛紛響起的「安全帶解釦聲」。照規定,是要機內警示燈熄滅後才能解除安全帶的,但總是有一些人,不知是在急什麼,硬是要搶先一步解開。

說是勒太緊不舒服,但那明明就很容易調鬆,偷調也沒人知道。說是想早一點起身準備行李,但警示燈不熄,你也不能離座,怎麼整理行李,長臂猿嗎?就算給你起身整理行李,也讓你衝到門口去排隊好了,但從降落、滑行、到空橋,打開門,至少也要五分鐘起跳。這五分鐘內,你只能發呆。那你到底是在急什麼?

客觀來講,飛機一落地就急著解開安全帶,完全沒有實際效益,根本就是解爽的。說是「此時已很安全」、「這是老舊而無效益的規定」,卻也拿不出什麼科學理由證明自己是對的。說穿了,這是管不住內心衝動,想透過解釦動作「奔放一下」。

這是種「病態急」,是現代人的文明病。 而這病態急,又可分為「小急」與「大急」兩個層面來觀察。

「小急」,指的是在日常生活小事中,沒必要搶快的情況下,也堅持要搶先。像是慢慢站電扶梯,或是快快走電扶梯,下去都是要等捷運來,出站也要等紅綠燈。但就是有人總是急著「每次」「必定」要大步走電扶梯左側,然後到了定點,站著滑手機。

其他像是騎(開)車在兩個路口間加速衝刺,然後急煞,等紅燈;有些是對電梯的開關門鍵高速連打,希望啟動密技讓他秒關秒開;又或是超市結帳時排超過三個人,就東張西望,想找經理出來理論。而這種「小急」的最高階段,我看過是受不了自動門打開的速度,還出手去扳,想讓它更快點。

有些人認為這算精神疾病了,但其實這是道德疾病。雖然我們會肯定「效率」「敏捷」「機靈」這些與速度相關的德行,但德行都有適切、中庸的性質。「動作快」是好還是壞,不只要看到「手段」部份,也要參考結果。如果「搶快」的結果差異不大,甚至有反效果,那我們就不應肯定這種行為。

把這種日常生活的片面「小急」放大,就是人生規劃上的「大急」。而對於這種大急,有個統一說詞,就是「不想輸在起跑點」。

那人生的起跑點,到底是什麼呢?不是重點,反正每個階段都搶快就對了。能早入學,就早讀,能早學英文、樂器、舞蹈、繪畫,就早學。若是晚了一點呢?

不得了,感覺一生都毀了。和別人一起出發、一起學,就算慢了,如果還「沒跟到」,那就更是該死。這種觀念一代傳一代,老人覺得自己慢了,就要年輕人快一點;明明自己也做不到,但就是透過嘴砲,要下一代千萬不能慢。

也因為這樣,一堆人年紀輕輕,就在意比別人多讀一年書,或是晚一年出職場。接著會擔心比人家晚婚、晚生、晚存到第一桶金、晚買車、晚買房、晚退休……晚死?不,接著要比的,是小孩是否晚婚、晚生、晚存到第一桶金…….

搶快一輩子,也擔心了一輩子,結果大多數人還是啥都晚了,還一晚十幾二十年。急不但沒用,事也沒做好,徒然扛了一堆心理壓力。這是何苦呢?

之所以搶快,是為了早點有好的結果。如果搶快沒辦法保證有好的結果,那應該回頭來思考,想想自己要的到底是什麼。「快」不會是你要的,你要的應該是「幸福」吧?而你要的幸福,其內容包括什麼呢?包括了「快」嗎?只有「快」嗎?

回歸根本,之所以有這些日常的「小急」與人生的「大急」,都是錯把「手段」當「目的」,忘了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因此就算在飛機上率先打開安全帶,也產生了如同獲得「第一名」達陣得分的快感,但有這種快感,又怎麼樣呢?

下了飛機,離開機場,回到家中,等泡好咖啡,對著電腦,路上無車無人,夜深無聲。然後呢?你還是覺得第一個解開安全帶的自己很厲害嗎?

假的。業障太重了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