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我們的政治為甚麼越來越八卦?

出版時間:2016/08/15 11:50

政治是屬於公共領域的事務,按理說,討論的應當都是與公共生活相關的事情。但是,有目共睹的事實是,現在的政治已經越來越八卦,政治人物的個人隱私,似乎比修憲這樣的議題更能引起媒體和公眾的關注。更為嚴重的是,當我們就政治問題進行辯論或者討論的時候,不同意見的雙方不是針對問題本身進行理性爭辯,而是越來越容易淪為私人性的爭執,例如進行人身攻擊,例如對對方的觀點貼上誅心性的立場標簽,等等。
 
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川普罵希拉蕊是「魔鬼」,希拉蕊的支持者罵川普是「瘋子」,這些充滿了人身攻擊性質的選舉語言,在過去的政治中是會失分的,而現在的各自陣營的選民,卻紛紛報以歡呼。台灣的選舉政治中,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被挖掘出來,也幾乎成了理所當然的常態。對於政治來說,這當然是一種墮落。我們要問的是:這樣的墮落,形成的原因是什麼?
 
對此,英國學者弗蘭克。富里迪(Frank Furedi)在他的《恐懼的政治》(Politic of Fear)一書中有專門的探討,我覺得很值得推薦給大家參考。在富里迪看來,政治八卦的流行,背後的原因更為嚴重,那就是政治對個人生活的介入。因為這樣的政治,渾殽了私人領域和公共領域兩個不同的空間,導致政治本身也趨向於八卦化。他認為,私人化的問題變得政治化,這一事實意味著,公共領域已經變得非政治化。
 
而為甚麼會這樣呢?這是因為我們對人類干預的效力失去信心。換句話說,按照富里迪的觀點,現在的社會,對於政治的積極作用越來越悲觀,大家都討厭政治,認為政治是骯髒的,認為政治這種行為不可能真正改變不公不義的事情。大家對政治持有這樣的負面看法,削弱了政治的正面權威性,於是,政治就淪為似乎只配處理私人事務的機制。富里迪將之稱之為“政治的衰竭”。
 
 政治的衰竭,還表現在個人生活方式的政治化。富里迪在書中分析說,從政治到隱私,這一轉變是當代公共生活的一個標誌性特徵。正是因為公共生活變得缺乏內容,隱私的和個人的事物才被投射到公共領域中。公共生活變得缺乏內容,當然是當代政治生活枯燥乏味的主要原因。但我認為,另外一個更加重要的原因,是那些掌握了政治權力的人,他們不希望分享手中的權力,也不希望政策的製定,法律的修改這樣的重大政治決策成為全民的興趣焦點,因為這會使得他們的利益無法充分滿足。因此,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政治形塑成處理私人領域中的各項問題的機制,這也是政治越來越八卦的原因所在。
 
當我們把政治熱情集中到諸如婚外情,酒駕肇事,家庭財產糾紛這類的事情上的時候,我們就離真正的政治越來越遠了。因為政治從本質上來說,應當是處理最大多數群體的事務,因此才叫公共事務。而那些屬於少數群體的事務,自然由法律來處理和解決,不應當成為政治去關心和高度介入的問題。
 
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在《理想國》中曾經提出“哲學王”的概念,他之所以希望哲學家來執掌國家的政治,就是因為在他看來,人由理性,激情,感性三個部分,政治是要由理性來處理的,只有理性領導感性,人才能做出正確的政治選擇。而哲學家被認為是最可能具備理性的人。反觀今天,越來越八卦的政治,顯然是感性引領理性的政治,在我看來,這是最壞的政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