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晴舫:香港的靈魂

出版時間:2016/08/17 00:08

胡晴舫/作家

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英國媒體讚歎香港是一座完美的全球大城市,英國人沒能在本國實踐的自由經濟理想,卻在香港成真了,人流物流自如,基礎設施完善,服務高效率,法律像無形的鋼索細繩密織了這座城市的細節,只要你照著法制流程走,你的生活立刻上軌道,這座城市會接住你,你只管個人的生存。
從台灣人的角度來看,會批評官僚主義、都市中產性格等;而表格不認人,人情必然比紙薄。對千千萬萬前來香港只為了掙溫飽、求發達的無名老百姓來說,法治是他們的定命錨。法治對國際社會來說尤其重要,乃全球化經濟的奠基石。

關於香港近些年的變化,隔著距離觀察,總不及親身走遍大街小巷、與其他居民一同摩肩接踵晨昏共同生活來得真切。我很快在許多香港人眼底看見我以前不曾熟悉的東西。那不是害怕,不是沮喪,堅強的香港人不懂這些挫敗的情緒;而是失去了自信。

他們曾像風火輪一樣不顧一切向前衝,可是,現在,他們再也不確定自己做得對不對,他們感覺腳底的這座城市正在瓦解,無法承接他們奔向未來的腳步,可是他們不知道為什麼。所有的不明情緒變成對中國以及中國人的痛恨,曾經隨殖民地時代結束而逐漸消失的種種偏見,包括種族歧視、語言階級、文化偏見,很不幸地,開始回籠。

黃雨傘運動、旺角騷亂,是社會對局勢變化作出反應,而非原因。香港卡司片《寒戰II》反倒向我指出香港變化的主徵:專業主義消失中。《寒戰II》不是警匪片,而是政治片,暗示了中國勢力與港英文化的拉鋸,然而,正是這些過度解讀的政治陰謀論,悲哀地反映香港終於陷入「政治就是一切」的中國式迷惘。昔時以法律觀念建構的專業主義,獨立不受任何影響,正遭政治吞噬中。

香港的國際性格與現代性,靠的就是社會契約,說是「法治精神」、簡化為「規矩」也好,進入了市民日常,更像是專業主義,社會有分工,術業有專攻。陌生人的日常互動,倚靠盲目信賴面值(Face Value)。可以就是可以,不行就是不行。這是一個無聊的城市,因為這是一座牢靠的城市。

專業主義是一種城市主義。為何空勤人員要抗議特首女兒的行李特權,為何要撐一名小書店店長,為何悼念不捨消防英雄的殉職,香港人在守什麼?對小市民來說,不見得是深刻的國族主義或左派右派的路線爭議,而是城市事物本來應有的日常樣貌,要不然,每一天,來自五湖四海的七百萬人口該如何在狹仄擁擠的一方城市和平共居。法律為先,專業至上,這是香港作為國際都會的命脈,也是香港人累積一個世紀的文化自信。

日常中,專業主義的進退失據,恐怕才是香港小市民的深層焦慮。中國內地觀光大軍壓境,富豪投資置產,城市資源緊繃,固然是一大因素,然而,全球大城市與所在國之間的價值差異也逐漸變成全球性問題,譬如倫敦與英國這次在脫歐公投已顯露分明。全球大城市的開放性格與多元認同,與邊界主義必然牴觸。

當我年輕時來到香港,這座城市曾為我展現了一整個遼闊無邊的世界。我誠心期望,香港永遠保有她如大海一般的美麗靈魂。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