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奧運會的體育之外

出版時間:2016/08/22 11:56

里約奧運會正式閉幕了,大多數人當然關心的還是各項賽事的競技過程和結果,不過我覺得,在閉幕式上國際奧委會主席巴哈(Thomas Bach)說的一段話更能凸顯奧運精神。他在致辭的時候特別提到了難民隊的運動員,他說:「我要特別感謝難民隊的運動員,你們用善良人性和運動天賦,啟發了全世界。你們象徵全世界數以萬計難民,依然充滿希望。在這次的奧運過後,我們依然會繼續支持你們。」

我們知道,這一屆的奧運會有一個前所未有的創舉,那就是出現了一隻由難民組成的難民奧運代表隊,10名選手都是因為發生在自身國家的戰亂,暴力和迫害,而分別逃到比利時,德國,肯亞和巴西等國尋求庇護的運動員。這個代表團由國際奧委會資助全部費用,在開幕式的時候,被特別安排在東道國巴西隊之前持奧運旗出場,獲得全場最熱烈的掌聲。

為甚麼會有這麼一隻特別的奧運會代表隊?國際奧委會說得十分清楚:「這對世界上所有難民將是個希望的象徵,並使世人更清楚難民危機的嚴重性。」「這也是向國際社會表達,難民是我們全體人類的一部分,豐富我們的社會。」「這些難民運動員 將向全世界展現,儘管面對令人無法想像的悲劇,每個人都可以以各自的才華,技能和強大的人類精神,貢獻社會。」

我想,沒有什麼比國際奧委會的上述立場說明更清晰地傳達出一個信息,那就是:根本不存在什麼「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的事情,以奧運會為代表的體育精神的內涵,遠遠超過競技比賽的內容,在體育和奧運會這樣的國際運動會中,所要推動的,有太多體育之外的東西,尤其是對於現實中人類社會面臨的最新的,最嚴重的挑戰的回應,例如這一次的難民問題。

這樣的社會和人類關懷,在過去歷屆奧運會的歷史上都有類似的展現。例如1948年的倫敦奧運會。當時二戰剛剛結束,全世界,歐洲和英國的人民都面臨如何走出戰爭陰影的問題。英國作為二戰核心參與國獲得了舉辦奧運會的機會,因此而具有極強的象徵意義。在這次奧運會的賽場上,幾年前還曾經在戰場上用武器相互屠殺的不同國家的運動員,現在是在和平,公正的環境下,重新聚集在一起,在體育比騷的規則下再次展開競爭,但是這一次,是用文明的方式。當時就有人指出,這次奧運會的召開,傳遞了一個令全世界激動的信號,那就是:戰爭,真的終於結束了。這,就是奧運會展現出的體育之外的社會功能。

除了國際公共事務之外,奧運會的體育之外的意義在表現在個人的層面。美國女子足球隊的霍普,蘇露(Hope Solo)就是一個例子。她有一個非常不幸的家庭,其父親早年拋棄家庭出走,回來以後又因為綁架霍普兄妹倆而鋃鐺入獄,出獄後流落街頭,又涉嫌謀殺。在家庭的陰影下掙扎成長的霍普在早期的運動生涯中也並不順利,她以前是前鋒,後來在不情願的情況下轉為守門員,這使得她花了好幾年的時間去適應。2007年的世界杯她參加美國隊出征,結果在比賽中莫名奇妙地被換下場。一連串的不幸並沒有令她氣餒。她在2008年的奧運會上大放異彩,她一次次的成功撲救,令對手巴西隊多次的凌厲進攻功虧一簣,最後使得美國隊獲得金牌,霍普也因此而成為偶像和英雄。那時候的美國《新聞周刊》曾經將她稱為「倖存者」,指出:「這類人往往非常普通,每每在逆境中求勝,他們的奮鬥讓我們想起自己的奮鬥,他們的成功也就因此而激勵我們想像自己最好的那一面。」這,也是奧運會帶給我們這個社會的體育之外的東西。

奧運會只有短短的半個月,但是我們這個社會,是否能從這半個月中凝練出什麼樣的體育之外的收獲,這也許比體育成績本身,還要重要。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