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晴舫:女性的衣著管教

出版時間:2016/08/31 00:08
日前一名法國籍穆斯林婦女帶著孩子在尼斯海灘,數名警察上前說她的服裝「不遵守良善道德及世俗主義」,女子迫於警方壓力,當眾脫去罩袍。資料照片
日前一名法國籍穆斯林婦女帶著孩子在尼斯海灘,數名警察上前說她的服裝「不遵守良善道德及世俗主義」,女子迫於警方壓力,當眾脫去罩袍。資料照片

胡晴舫/作家
 
上周一張尼斯海灘的照片傳遍全球,但不是因為風景美麗,而是醜陋。沙灘上,一名紮頭巾、長袖衫的穆斯林女子在荷槍警員環繞下,被迫脫去衣著,露出肌膚,以符合「世俗主義」的原則。法國十多座城市實施布基尼禁令,所幸法國最高行政法院以公民自由為由,前幾天判定這項禁令違法。

文明保衛戰的前線
每個人都有身體自主權。不分男女,穿多穿少,該穿什麼,顏色樣式,在哪裡作何打扮,那是你的身體,你的自由,沒有其他人、只有你自己有權做主。如果你的品味恰巧很差勁,喜歡穿比基尼上歌劇院聽戲,決定打領帶去菜市場買菜,那也是你的事,不關他人。

整樁布基尼爭議,讓一向很酷的法國看起來非常不酷,其中也有道反諷,即女性有權選擇穿著布基尼,因為那屬於她的宗教自由,然而,在宗教權威面前,這些穆斯林女性是否有權選擇不穿布基尼?前不久,一名26歲的巴基斯坦網路紅人坎迪亞(Qandeel Baloch)即因活躍網路,時常性感自拍上網,發表自己的觀點,竟在家中遭自家兄長「榮譽處決」,鄰人還稱這是好事。

另一方面,許多改信回教的西方女性對穆斯林打扮的感受往往是解放,終於自在了,因為她們再也不必服膺西方主流的女性美標準,成天焦慮自己的髮型化妝,為身材不似雜誌模特兒、塞不進零號尺寸而感到沮喪自卑。無論在哪個世界,女性的身體都深受社會觀念的束縛。

看似開放進步了不少的當今世界,人們飛來飛去旅行,城市下水道系統發達,人手一台手機,資訊知識在網路大量流通,可是,女性的身體卻依然不完全屬於自己,性別建構依然保守而僵化,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每當世界有爭議時,各方仍然透過對女體控制權來陳述意見。關於女性的性別想像,往往無限上綱為整體社會的道德爭議。

如果這個社會的大部分女性不符合社會父權的期待,往往遭誇大渲染成整體社會崩壞的證明,因此為了維持「善良習俗」,必須從「管教」女性開始。當回教社會的宗教權威管教女性衣著,法國社會的世俗權威回擊的方式也是管教女性衣著,他們都自認在保衛他們的價值信仰。女人的衣著,竟是文明保衛戰的前線。

穿脫之間無法做主
台灣男主播隨口評論奧運金牌選手許淑淨,要她把裙子穿回去,他之所以自以為善意,不覺得有任何不妥,恐怕因為他認為並且認同社會(應)有一套關於何謂女人的基本標準,而努力使自己符合標準是女性的道德。做男人的事像是玩舉重,只能偶而為之的敗德快感,不可是常態,我們的社會「容忍」,並不代表那是正確的、正常的;「把裙子穿回來」,其實是一句道德勸說。

女人要像個女人,那是一個道德判斷,而非美學觀感。穿脫之間,依然不是這個女人在做主。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