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薩迪那的心事】美國的月亮沒有比較圓

出版時間:2016/09/17 16:28
美國的月亮沒有比較圓。張馨方攝自阿凱迪亞。
美國的月亮沒有比較圓。張馨方攝自阿凱迪亞。

作者:張馨方(《蘋果》國際觀察員、美西)

中秋節剛過。這該是月圓人團圓的日子,讓我掛念起那些在美國社會邊緣漂泊,想回家又回不了家的新華裔移民。

這幾年來,越來越多的台灣人以及中國人用投資移民的方式遷移到美國,讓很多美國人有種錯覺,以為新一代的華裔移民都是生活優渥的。這樣的錯覺,讓許多資源不足的新移民,在不知不覺中被擠到社會的邊緣,進退不是。或者說,他們自踏上美國領土之後,就一直處在不得其門而入的狀態下,為生存而掙扎著。這一類的移民,會來到我工作室的,都是從一些我不認識的律師那裏轉介來的,只因為我會說中文。

很多人是在糊里糊塗的狀況下過來的。也許是聽到老移民以訛傳訛的說大話,或是不負責任的代辦拍胸脯擔保,這些新移民相信美國的錢比較好賺,也相信不會說英文沒關係,反正洛杉磯多的是華人商場。所以,他們變賣了家產,用觀光簽證登陸美國,然後找律師以尋求政治庇護為由辦綠卡。在遙遙無期的等候綠卡期間,他們只能用臨時工作卡打零工。由於不擅英文,他們的生活圈,也就侷限在華人區裡,工作的性質,不外乎就是在餐廳,或是做腳底按摩,或是掛在有照的人下做水電建築的粗活。

可悲的是,這類給現金的黑工,新移民是很容易被剝削的,於是他們漸漸會開始心裡不平衡,尤其如果在國內是自己開小店當老闆的,現在必須放下身段做勞力工,對自尊有很大的打擊。我總會問,那如果回去呢?答案也都是否定的。申請政治庇護,在拿到綠卡之前,如果回國,那就回不來了。更何況,兩袖清風的回國,是多麼丟臉的事? 這種騎虎難下的心境,讓這類的邊緣人很容易陷入憂鬱的漩渦裡。

還有很多個華人女性,因為被法官強制接受心理輔導及性病防範教育,而找上我。他們的故事也都大同小異:在華人區集中的布告欄看到徵女性員工的廣告,依廣告打了電話,對方說工作很簡單,就是訓練做按摩師,然後有客人時僱主就會派車來接他們去客人的飯店提供按摩。曾經有位女性移民說,他就是這樣被帶到聖地牙哥的一個旅館,但是沒見過僱主,只被通知說客人會敲門,然後他就幫客人按摩就好。結果這位客人是便衣警察,問了他兩三句話,他聽不懂英文,隨隨便便就甚麼都回答,於是什麼事都沒做就被抓起來關了,而那個僱主的電話也再也打不通。這位女性就這樣被關了一個月,後來剛好某華人記者聽到這件事,幫他找了律師辦保釋。

每次聽到這類含糊攏統漏洞百出的故事,我總有很多的疑問和感慨。以這些被抓的華人女性為例,如果是真的被僱主騙去提供性服務,為什麼都不會懷疑這些工作的安排方式很希翹呢? 如果明知是提供性服務而鋌而走險,那又何必來到人生地不熟又言語不通的地方呢?

在異鄉生活,要適應的不只是語言及文化的不同。最難適應的,是我們原本在故鄉立足時所擁有的,那個在親朋好友認知中的自我形象不見了。人是社會性的動物;我們必須經由和別人交流時得到的回饋,以及在家庭工作上對他人的貢獻,找到自我存在的價值及自信。選擇長期在異鄉生活,在很多方面等於是一切歸零重新起步,重新尋找自己的定位。如果移民是為了尋找想像中更好的生活品質,那就必須有為自己投資心力的覺悟。

所謂投資心力,包括在移民前自己好好花時間了解美國的食衣住行相關資源,而不盲目地相信打包票的代辦或老鄉,認為給了錢就甚麼都不用自己負責。 也包括下定決心好好學英文,讓自己能獨立在美國生活,而不會因為語言不通而容易受騙或被剝削。如果還沒來,就先抱著一個投機取巧得過且過的心態,那真的沒有必要大費周章地來到異鄉討生活。要獲得多少,就要相對的付出多少的努力。美國的錢沒有比較好賺;美國的月亮,也真的沒有比較圓。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