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文本:誰還記得隨機殺人案

出版時間:2016/09/18 00:00

今天不是任何台灣隨機殺人案的相關日,那為什麼要在這天談隨機殺人案呢?因為我「隨機」選了這天。「隨機」就是這樣的意料之外,卻不代表它無法在某種程度上被掌握。台灣近年一系列的隨機殺人案,造成社會情緒很大的波動,但除了嫌犯受審、處刑之外,基本上沒有任何的後續探討。這只會讓隨機殺人案永遠「隨機」下去。

許多相關領域的學者,都在事發後要求以國家力量藉入整合研究,但百姓則只專注在審判與處刑,完全逃避以學術角度處理這個問題,而是以「信仰」方式來解決。多數人總是主張,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地循環就會正常。

真的是這樣嗎?隨機殺人案名字裡就有「隨機」二字了嘛,只要天地運作正常,機率如常,那就會「自然」發生。這種「自然」不太好?所以我們應該去干擾這種「自然」嗎?那該如何做?是從基因篩檢?是改善家庭環境?還是解決社會經濟壓力?

沒有人知道,你看到的答案都是幾乎沒有學理根據的推測。因此功力越深厚的學者,對答案就越保守,而越無知的人,就覺得自己超懂。

如果要做一些改變來防治隨機殺人案,那就該做確定有用的事,以免這種大規格的社會改造工程走錯方向,小則浪費,大則造成反效果,拉高發生的機率。但如果沒有整合型的研究,怎麼可能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

「隨機殺人個案太少,研究不出什麼結果!」還沒研究,怎會知道沒結果?搭時光機去未來看?那也看不出來,因為我們根本沒打算研究,將來當然不會有結果。

「美國人也沒研究出來!」所以美國人做不到的,我們就都不用做?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不用講那麼多!」前幾周才有一個在家中自衛殺人,被判緩刑的案子。如果「殺人償命,不用多講」,那這位自衛殺人的先生,不也早該「處決」了?

「那不一樣!」所以你至少也承認就算是「天經地義」,也會有但書,有修正條件,也會有失效的時候吧?那什麼時候會失效?怎麼失效的?

社會總須要有人動腦。就算整個大社會沒必要同時動腦,至少要有一些專精於此道的人,為大家想方設法。但我們有在做嗎?

每一次隨機殺人案後都有人提出過類似的主張,也有許多學界先進反覆強調這種研究的重要性,但總有龐大的社會壓力在「阻止」這種研究。不只是來自於普通百姓,甚至有來自公共知識份子圈的聲音,要我們別多談、不用談,「該怎樣就怎麼樣」。

事發之後殺掉嫌犯,就好了。再事發?就再殺掉。做研究太麻煩了,百姓只要拿點糖果騙騙他們,就會回去安心生活了。

所以,我們就還是老樣子,在這個看似正常運作的社會中,等待著命運的骰子跳動,等著鬼牌被「自然」掀出的那一刻。一切是如此自然,然後呢?這會讓你有種幸福的感覺嗎?

最近有些人看了某僵屍片,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時,總會產生幻覺,彷彿身旁的人下一秒就會扭曲嘶吼、撲襲而來。

別擔心,台灣社會從來沒有出現過會咬人的僵屍,電影演的都是假的。我們的公共場所,只有隨機殺人而已。那個很好解決,對吧?

別擔心。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