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文本:輔大夏林清教授該怎麼辦

出版時間:2016/09/24 00:00

周偉航/筆名人渣文本、輔仁大學哲學系助理教授

輔仁大學的「性侵案道歉事件」,意外引爆社會大眾的怒火,這可能是輔大心理系夏林清教授與其門徒,沒料想到的發展方向。他們才以為自身取得了重要的「勝利」,讓指控他們辦事不力的性侵案受害者,專文為此「不實指控」而道歉。夏團隊本以為這道歉能讓他們「沉冤得雪」,但也就是這篇道歉文,讓社會大眾因此跳起來痛責夏林清及其團隊,要求其下台,甚至辭去教職。

夏林清的團隊到底是犯了什麼錯?他們又該如何收拾萬人喊打的殘局呢?

這起發生在去年性侵案,檢察官已經起訴,其司法程序仍一直在走,但因為加害者和受害者都在夏林清研究室,因此夏林清也在體制外主導一個工作組,依其個人主張的方法和理論,企圖澄清事實,並幫受害者「培力」。但顯然這樣的工作失敗了,當事人與親友很不滿意,在3個月前跳出來指控夏團隊意圖搓湯圓,也造成目前的紛紛擾擾。

排除一些細小問題,這整起事件其實很簡單,就是夏林清的學術理論在真實世界中功能不彰,無法達成其宣稱的效果。就算部分理論可能有用,但夏林清本人的領導與執行能力,也無法讓這一部分的理論在本事件中奏效。她失敗了。

不過夏團隊在發展人力體系上卻有一點本事,甚至是唯一的本事。就像直銷一樣,做不出像樣的產品,但可以生出一定的上下線組織,並維持對產品的信念。現在於第一線與民眾論辯者,並非夏林清,而是這些對「產品」仍深具信心的夏團隊門徒。

但這狀況並不是現在才發生,這20來年夏林清與其所屬團體(人民民主陣線,簡稱民陣)都一直是「高理念低效能」的狀態,採用了諸多無益手段,格局一直無法做大。最近一次的代表作,就是「民陣」毫無影響力也沒人在意其主張的立委選舉。

之所以會陷入「高念低能」的狀況,是因為他們的體質「宗教化」,缺乏自我反省的能力,沒人能指責精神導師夏林清這個最高的裁決者。就算有,也被要求道歉,像是這次事件的受害者。

夏團隊或許有心理學上的專業,卻沒有倫理學上的知識,而「要人道歉」就是一個倫理學議題。夏團隊卻只會檢討他人,少檢討自己,這是引起社會大眾不滿的重要原因。

要拯救這個團體,需要回歸基本面,先承認自身的知能不足與行動缺失。所以夏林清要做的並不是道歉,而是公開承認自己理論的無用、能力的缺乏、道德的錯誤,以及宗教式體系的困境。

那夏林清應不應該下台呢?夏林清之所以能擁有一個忠誠的團隊,和運用輔大心理系的資源與研究生名額直接相關,如果她辭去教職,她的團隊很可能會因為缺乏資源隨之瓦解,或至少失去新血源。

這會是對她最嚴重的打擊,也是最有效的處罰。但在走到這一步之前,我認為還是應該給其自我檢討的機會,看看她能否對自身行為有完整的檢視。她一心逼著別人道歉,但不代表我們也應該這樣做。

如果她與她的團隊還是堅持不退讓,甚至不肯自我檢討呢?那就讓他們變成教材吧,讓台灣社會了解做這種事的人,會有什麼下場。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