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隨想:紅樹林也能種米哦!

出版時間:2016/09/25 00:03

作者:馮淑華(《蘋果》國際觀察員、非洲)

在非洲,最愛吃米飯的應該是幾內亞人,從首都五星大飯店、路邊小攤,到千里外叢林區的鄉村小店,不管吃甚麼菜,總有一大鍋香噴噴的油飯,或熱騰騰的白飯配著。在稻米合作社工作的朋友跟我說,幾內亞每人每年,得吃掉將近140公斤的白米呢!(台灣人只有45公斤左右)
 
兩年前我剛搬來幾內亞時,先在旅館住了1個多月,所以只能在外面解決午餐。找了幾天,終於發現兩家乾淨小餐館,每天供應一、兩道特餐:切塊的雞肉、魚肉、羊肉或牛肉,用番茄或花生醬汁熬煮,再搭配什錦蔬菜、擣成爛泥的地瓜葉、自製的洛神葉醬和辣椒醬,一起享用。選擇有限,但味道還挺不錯的。
 
我不挑食,唯一傷腦筋的是,米飯分量簡直嚇死人,餐盤上永遠是一座高聳的“米山",我再怎麼努力吃,總剩下一大盤飯。住的旅館房間沒有微波爐,冰箱也很迷你,無法把餐點打包帶回去。不想浪費食物,所以每天用餐前,苦苦哀求餐館老闆娘或服務生,不要給我這麼多。每一次,他們總用好奇眼光看著我,邊說邊盛飯:「一點也不多啊!」
 
除了米飯份量驚人,我還察覺到,每次用完餐後肚子好撐,甚至連晚餐都吃不下。起初以為不適應當地食物,直到認識了那位在稻米合作社工作的朋友,才解開謎底。朋友說,幾內亞稻米產量有限,無法自給自足,所以每年得從亞洲進口白米。不幸的是,多數進口米都是劣質碎米,飄洋過海賣到非洲,價錢居然比幾內亞米還便宜一半,所以很多小餐館都使用進口碎米。乍看填飽肚子,其實不但沒有營養價值,也難以消化。
 
等到安頓下來後,在朋友推薦下,我買了當地出產的紅樹林米,1公斤大約25元台幣,舊舊黃黃的米粒,有點陳年的味道。朋友提醒,紅樹林米烹煮時間較長,需要多一點的水,趁著米飯在電鍋裡慢慢熟成時,我邊讀著合作社提供的資料。
 
在非洲,吃米飯的人越來越多,但種稻米的國家卻很少。幾內亞名列前茅,全國一半農地都是種稻米,可惜受限於知識和技術,產量有限,無法供應全民需求。不只幾內亞,絕大多數非洲國家都得跟亞洲買米。為了扭轉劣勢,在外國機構和農業專家輔導下,幾內亞開始在沿海地區和叢林區,尋找荒廢農地,重新耕耘。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紅樹林種出來的稻米。先築個堤,乾季的時候把海水引進農田,保持濕潤;雨季來臨時,關上出水口,讓天然雨水滋養稻苗。鹹鹹的海水是天然除草劑,而海水留下的沉澱物又成了有機天然肥料。靠著天時和地利,不需施肥,更不用灑農藥,只要花心思和體力,就可種出高品質稻米。
 
這還沒結束呢,稻穀收成、曬乾後,農人們還得用「預熟米」方式,把整顆稻穀浸泡熱水,再用高溫蒸到半熟。這種溫差變化方式,可以讓養分全留在米粒中,而且去殼後的米容易保存,不輕易變質。
 
讀完資料後,我揭開飯鍋,才發現剛剛醜醜黃黃的米粒,變成又大又白的米飯。非洲人跟歐洲人一樣,喜歡那種不沾黏、而且粒粒分明的米飯。嘗了一口,感覺有點像在吃薏仁,很有嚼感。我把市場買的燻魚,用手撕成小塊,在番茄、洋蔥熬成的醬汁裡,慢火煮了一會兒。最後把帶著燻魚香味的濃濃醬汁,澆在紅樹林米飯上,一股作氣,我把堆成山丘的米飯吃得精光。
 
在非洲,把生米煮成熟飯一點也不難,但要吃得營養又健康,是條漫漫長路!

幾內亞紅樹林的米,不灑農藥,也不用化學肥料,營養價值高。馮淑華攝
幾內亞紅樹林的米,不灑農藥,也不用化學肥料,營養價值高。馮淑華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