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中國的希望在九O後

出版時間:2016/09/28 09:39

從2009年開始,我先後在政治大學,成功大學,東吳大學,清華大學,中正大學任教。在7年執教鞭的生涯中,最令我感到意外的,和最讓我有所獲益的,是認識了不少來自中國大陸的九0後大學生。
 
台灣開放陸生來台以後,陸生人數逐年增加,遍佈台灣各個公私立大學。為了能夠直接接觸到他們,了解中國年輕一代對中國的現實和未來的想法,從2010年開始,我先是在清大,後來逐漸擴展到台北和嘉義,現在每周在3個地方舉辦「中國沙龍」活動,由我本人主持,討論今天中國的時局,也推薦學生閱讀關於中國的著作和文章,然後在沙龍中進行討論。與此同時,我每個學期,還都會帶領「中國沙龍」的同學進行田野調查,到綠島,宜蘭,花蓮,澎湖,金門等地實際了解和深層認識台灣,尤其是台灣公民社會的發展和民主運動的歷程。
 
不難想像的是,我的「中國沙龍」的參加者中,以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居多。原因很簡單:他們很多人是抱著對我這個當年被公安部全國通緝的「首犯」本人的好奇,以及對我作為一個我笑稱是「兵馬俑」所代表的學生運動,持不同政見者運動和八十年代大學生群體的好奇而來的。這是我的「中國沙龍」能夠吸引到一些陸生的有利條件。「中國沙龍」每個學期進行,到現在大大小小也進行了12個學期,我因此而或深或淺地結識的中國九0後一代人,不完全統計,已經超過500人。對於九0後這個群體來說,也算是具備了一定的代表性。而正是這樣的接觸,讓我得出了本文標題所得到的結論:中國的希望在九0後這一代人身上。
 
為甚麼這麼說呢?
 
首先,如果你真的跟這一代年輕人打成一片,跟他們在田野山間縱覽河山,飲酒嬉笑,如此這般一個學期下來,你就會有機會看到他們真實的一面。然後,你就會驚訝地發現:的確,這一代人中,確實有不少人只關心自己的個人利益,對金錢的熱情遠遠超過人性,他們沒有理想,對社會漠不關心;甚至也有少數人在長期的大陸教育下,堅決擁護共產黨,心中有種種的錯誤的價值觀,甚至成為「自幹五」(不領錢,出於自願地在網路上為中共辯護);但是,重點在於但是,這批人中,也確實有相當大的一部分,他們對於中國的未來是關心的,他們在國內的時候曾經積極參與社會公共事務,他們知道要區分「黨」和「國家」,他們擁護民主憲政制度,對於中國的改變充滿期待;他們中甚至有少數人,思想更進一步,已經到了放下對於專政的恐懼,勇於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的地步。
 
我僅舉一個例子就可以證明:在我每學期主辦的各場「中國沙龍」中,都會有一堂課叫做「統獨大辯論」。我的用意很簡單,就是鼓勵兩岸的青年學生能夠針對這個敏感的政治問題,面對面地進行溝通;即使誰也無法說服對方,至少也要相互了解。這堂課因此吸引了很多同學參加,還曾經被台灣的導演拍到紀錄片中。
 
下面我要說的,幾乎很少人會相信,但是我作為主持人,用人格擔保它是真的,那就是:每次「統獨大辯論」,都會有幾個陸生公開地表達自己支持台灣人民通過公投方式決定自己命運的立場,也有不止一個來自中國的同學,甚至明確表示「我支持台灣獨立」。他們當然知道,這樣的表態在中國是會被當作「漢奸」攻擊的,他們也當然知道,在座的,說不定會有職業學生,會去打小報告,他們回到大陸以後可能會「被喝茶」,因為我在每一個學期的第一堂課上都提醒過他們。他們知道這樣說危險,但是他們還是說了。還有什麼,比年輕人的勇氣更能改變世界的呢?
 
我不是要在這裡評肯定或者否定他們的統獨立場,我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言論自由,我借這個例子只是要告訴大家:中國的九0後並不像外界以為的那樣,都是被中共洗腦長大的一代,都是狹隘的民族主義者。這一代人年輕人中,我親身感受到,很多人其實是有獨立思考的,是支持普世價值的,是反對專制威權體制的。他們在網路的世界中長大,他們內心中其實對很多事情的真相是知道的,他們對於外面的世界了解越多,越希望自己的國家也能更加文明,更加民主。這樣的一代人,當然是中國的希望所在。
 
也許有人會說:你是不是太樂觀了?如果這一代人真的這麼有希望,為什麼中國並沒有走上民主自由之路?這是好問題,不過因為篇幅所限,就讓我留到下一篇再跟大家分享我的心得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