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中國的年輕世代的兩個特點

出版時間:2016/10/05 11:53

上一篇我談到在我與中國的九0後世代的交往中,逐漸對他們開始保持了對中國未來的期望。也許有讀者會問:你是不是太樂觀了?如果這一代人真的這麼有希望,為什麼中國並沒有走上民主自由之路?沒有看到這一代人為中國的民主做過什麼事情啊?以下我就根據自己的體驗,試著做一些回答。
 
 確實,目前來看,比起1989年那個世代的大學生來,現在的九0後世代的大學生並沒有呈現出整體性的政治熱情,更不用說類似八九學運那樣的政治參與了。但是我有注意到這個世代的部分成員表現出的兩個特點:
 
第一,他們對於中國的政治充滿了好奇。不管是到西方國家,還是到香港和台灣留學的中國學生,終於不用翻牆來了解外面的世界了,他們中的很多人,最好奇的事情之一,也是最經常會上網去Google的,就是1989年中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當然是因為「六四」是當今中國國內最敏感的政治詞彙,也是當局最為忌憚的話題。
 
說句題外話,我認為封鎖信息是中共當局最愚蠢,最無知的行為,因為他們完全不了解人性中會有好奇的一面:你越是不讓他人看到的東西,他人越有興趣了解,這是人性使然,改變不了的。而年輕人尤其如此。所以,當局封鎖有關「六四」的任何資訊,使得「六四」成了年輕人一旦有機會,最想了解的事情。導致的結果就是,當局一心一意想讓人民淡忘「六四」,但是他們採取的手段恰恰是提醒人民「六四」的存在。手段打敗了目的,天下還有更蠢的事情嗎?當然,除了「六四」以外,對於中共上層權力鬥爭,例如薄熙來事件等,至少我接觸到的年輕學生,也是充滿好奇的。
 
對於一個國家的未來來說,我認為,沒有什麼,比青年世代對於歷史事件和當代政治充滿好奇更重要的了。這不僅是因為好奇,說明他們對於中國的事情還是在乎的,也是因為,只要有好奇心在,他們就有動力去了解。而任何極權/威權政府,不管他們怎麼努力去,只要人民有好奇心,積極去找答案,當局對信息的封鎖就是不堪一擊的。這也是歷史上所有的極權/威權政權都無法靠謊言長久維持統治的根本原因。因此,中國的九0後世代只要保持好奇心,這就是中國改變的希望所在。
 
第二,他們目前對於民主,自由這些普世價值,表面上看,並沒有表現出特別的熱情,也缺乏推動的欲望。但是這並非是因為他們不認同這些理念,而是因為:1)由於中國國內缺乏宣揚普世價值的政治氣氛,所以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沒有機會對民主,憲政等概念進行自由,充分,深入的討論和認識,這使得他們對於這些普世價值的認知還不夠堅定和清晰。例如對於民主的實施,他們聽慣了中共「一旦民主,中國就會大亂」這樣的宣傳,難免會有一定的疑慮。但是我們要知道,疑慮不代表不認同,只是思想混亂而已。這不是他們的問題,是我們這些上一代人的問題。我們應當跟他們進行更多的溝通,正面地回應他們心中的疑問(這就是我主辦「中國沙龍」的主要目的)。
 
2)即使有些九0後世代已經具備了基本的民主理念,甚至也有了推動民主的熱情,但是他們還面臨一個最重大的困擾,那就是他們不知道能夠做什麼,去推動理想的實現。這其實不單是九0後世代的困惑,也是很多其他世代共同擁有的困惑,就是我們面對當今中共政權的蠻橫與強大,往往會有無力和無奈的感覺。我認為有這樣的困惑是很正常的,而九0後世代表面上的對政治的冷漠,很大程度上,其實是不知道「不冷漠又能如何」的反映。我們不能因為他們對政治冷漠而對他們失望,而要理解他們冷漠的原因。
 
最後我要指出的是,在當今的中國九0後世代中,有很多人,雖然他們並沒有直接投入到政治性的活動中,但是已經開始積極投入一些具有社會公益性質的活動,當初汶川大地震的時候,很多年輕人自發組成小組到災區救援,就是一個例子。這些活動並沒有那麼強烈的政治性,但是屬於建構公民社會的行為,其實最終還是會影響到政治的發展。更何況,在一些有關環保議題的群體抗爭事件中,包括在烏坎事件的發展中,我們都看到有越來越多的九0後世代的參與。把前面的討論和這樣的趨勢結合在一起,這,就是我認為中國的希望在今天的九0後世代的原因。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