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文本:怎麼把消失的假搶回來?

出版時間:2016/10/09 00:00

一例一休的修法爭議仍是現在進行式,雖然蔡政府宣示會加強勞動檢查,確保勞工的實質權益不變,但相信這套說法的人不多。台灣勞檢效果長期不彰,罰了不痛不癢,反而讓檢舉勞工蒙受各種壓力,因此新的修法方向的確可能讓人缺乏信心。那台灣的勞動相關部門,到底該如何重振聲威?勞團又應該如何反擊?
 
「到底該放幾天假」的公共議題,需要透過勞資府三方溝通後商定,我也提不出比現有各方案更完整的建議。但我倒是有個與「消失的假期」相關的小故事,或許可以從中延伸出一些想法。
 
我服預官役的新訓期間,正好碰到「九三」軍人節。因為當年的九月三日是在周四,不會因周休或其他假期而「作廢」,是以理論上會多放一天假。大多數軍人就是放九月三日這天,但新訓單位會不會放呢?依「上面」傳來的消息,是新兵當天不放假,照常操課,而這天假「據說」會併入結訓假一起放。
 
不過精明一點的同學,很快查出日程表上根本沒這天補假。我們新訓因颱風晚了兩天開始,訓練時間相對不足,上面會想裝死「吃假」,也還在理解範圍內。但可理解,不代表可接受,於是部份同梯開始秘謀打1985申訴的計劃。
 
他們先設定談判要爭取的最高目標,是要「上面」把周四的九三軍人節,改到周五來放,而周五的操課移到周四上。這樣就可以三天連假,放得比教爽。
 
所持理由呢,是以「出身花蓮等離台中很遠地區的同梯,因為一直只放兩天,難以來回老家和成功嶺,入伍以來都沒回過家,媽媽很不爽。所以希望九三軍人節能整合成三天連假,以利回家。」
 
但這目標是拿來談判用的,成真的機率極低,大家想要爭取的「實際目標」,是九月三日能從「不放」改成「放假」,就算是當天出入營區的「點放」也爽。而至少要保住的「底標」,則是就算九三不放,也要長官明確宣示結訓假將計入九三的補假。
 
眾人確定計劃後,就策動大量同梯和其家長,於九月二日早上操課的中場休息時間,在新訓班長(他們也想一起放)容許下,同步發動「1985攻勢」,先由各偏鄉同梯的媽媽們打1985申訴看不到兒子的悲情,接著同梯們前往公用電話進行追擊,人人都大方報上姓名單位,以人海戰術壓制「對手」。
 
經歷了幾輪猛攻,甚至連繫數個連隊發動攻勢,但「上面」還是沒有動靜。大家又改變策略,不再訴求溫情,而是以「軍人就該放軍人節,我的假被吃掉了,我要去告官!」的法律戰,再次發動第二波1985攻勢。
 
但直到當天下午三四點,大家還是遲遲沒收到任何放假的消息,依然照常操課。正當群情激憤,以為1985果然像傳說中的沒用時,一位傳令跑來手榴彈的操課場地,要求大家立刻起身回營舍,因為:「上面突然宣布要點放一天。快回去收拾。」
 
這假,就真的放到了。雖然離「第一志願」的三天連假有點差別,但至少達到「均標」:九三當天放假。本來被偷走的一天假,就這樣要回來了。
 
這「搶回消失的一天假」的故事,好像和現在的七天假爭議不太一樣,又好像有點類似。但代表啥?勞工的權益是要靠自己爭取,大家就算沒有兩例休,也要一起檢舉不肖雇主?排山倒海的打爆檢舉專線?
 
你當然可以這樣切入,但這樣還不夠。當年那些同梯能壓倒「上面」,是經過了細密的規劃,並且擬定完整的進攻策略。「上面」受到突如其來的多方面打擊,雖然不會完全滿足你,但至少會吐一些東西出來。
 
現在和資方及民進黨政府談判的勞方或進步力量,卻似乎沒有明確的高中低目標,或者說目標太單一,焦點都集中在七天假,而被對方單點突破。一旦失去立法談判應有的政治力支持,就會一退千里,只能任人叫牌。
 
講道理,談正義,這事當然要做,而且要做好,但應該是在事前做好,進入力與力的對決時,你也該有相應的準備。今天民進黨的態度,就是表示當前修法方案已是協商後的「和局」,是勞資雙方各退一步的次佳方案;而勞團除了道德牌,又拿不出真正有力的政治牌來逆轉這一點。
 
是否之前的目標設定太高,支持的政治實力卻跟不上?還是該把當前勞動者的怒火,轉移成下一波談判或交鋒時的助力?
 
這都可以思考,更應趕快思考,因為下一波接戰馬上就會開打,但手上沒牌的人,將無法參加任何協商。不論是面對立法衝突的勞團,還是面對無良雇主的勞工,都該正確評估自身的有利條件且設定談判目標;這種事不會有人幫你做,也不該是由別人代勞。
 
請記得,談判永遠都在進行,一時的退屈不見得是真正的大勢,善用反作用力與強者的得意忘形,更有機會以小博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