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隨想:重金懸賞,抓回落跑黑奴

出版時間:2016/10/09 00:04

作者:馮淑華(《蘋果》國際觀察員、非洲)
 
3年前開車橫跨美國時,抱著好奇,我停在美國南方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河畔邊的一個荒涼小城,參觀一棟老木屋改成的小博物館:河路非裔美國人博物館。在那裡,我看到幾則奇怪的尋人啟事,日期有點遙遠,1802、1810年……美國農場白人主子登報懸賞,想抓回逃脫的黑人奴隸。
 
「二20塊賞金,尋找從布朗農場逃跑的黑奴:大傑克,30到35歲間,5呎4、5吋高,非洲原籍,英文說得很差,臉上有數道凹痕。」「大喬治,費城出生,英語和法語說得很好,30歲左右,5呎5、6吋高,右腳大拇指殘缺。」
 
一則則慢慢讀下來,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在報紙廣告中,彷彿成了一頭頭走失落跑的畜牲。在那個時代,黑奴沒有人權,祖先從非洲被賣到美洲當奴隸,他們的子孫繼承了膚色血統,當然也成了天生的奴隸,從出生到死亡都是主人的財產。不聽話、工作太慢、偷吃東西,主人隨時可以鞭打責罵。更別提被玩弄、被強暴,身為奴隸無處申冤,只能默默承受。
 
有人受不了虐待,趁深夜逃跑,農場主人根本不擔心,只要登報懸賞,總有貪財人會把落跑黑奴抓回來。一回到農場,免不了一頓鞭打,或乾脆給餓上幾天,有的狠心主人甚至把落跑黑奴的親人賣掉,當作懲罰。
 
站在空無一人的小博物館裡,看到這些野蠻又殘忍的文字記錄,我心裡百感交集。之前看過不少關於美國黑奴的電影,就算是知名導演精心拍攝的畫面,也比不上這些真實文字帶來的震撼。
 
離開破舊小博物館後,我沿著密西西比河往東走,有幾處當年黑奴工作的農場,如今成了收費的觀光景點。付了錢,在導遊帶領下,我參觀了幾處。兩百年前,河畔旁全是甘蔗園,黑奴住的小木屋沿著蔗園一路蔓延下去,有些面積廣大的農地,光從住的小屋走到工作地方,就得走上7、8公里路。
 
忠於歷史的農場,不但保留當年黑奴住的小破屋,也完整解釋這段不堪往事。以商業為主的農場,則把環境整修得美輪美奐,甚至還搭蓋全新的黑奴小木屋,放在入口招攬客人。看著這些潔白小屋,我只能搖頭嘆息,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黑奴制度取消了,但奴隸真的從世界上消失了嗎?翻翻報紙,看看網路,要不然聽聽大家的交談,不管在哪裡,種族歧視問題、現代新版的奴隸制度,仍然無所不在。
 
就在來密西西比河前,開車經過德州時,偶而聽到一段荒謬又可怕的廣播節目。那是德州地方電台上午的新聞專題,除了主持人外,還邀請知名政治人物來評論時事。那陣子,美國中部連續碰上幾個龍捲風,死了不少人,財物損失也很慘重,理所當然,當天節目主題繞著這個自然災害。
 
一開始,主持人先抨擊政府救災不力,應邀的來賓添油加醋,言論越來越激烈,最後把災害問題丟一邊,開始做起政治攻擊。罵了半天,來賓的結論是,這場災害是上帝給美國的懲罰,因為大家選了一個黑人當總統!還沒完呢,主持人不但拍手叫好,甚至打電話進來的聽眾都給來賓喝采。我繼續踩著油門,車窗外將近40度高溫,但心裡卻陣陣寒意:這是言論自由嗎?黑奴歷史真的結束了嗎?
 
那天,在密西西比河畔的尋人啟事上,看到那兩個拿著包袱,像做了虧心事的黑奴,我心裡想:該愧疚的不是他們,而是那些自以為高人一等的愚蠢人啊!

在密西西比河畔,當年黑奴住的小木屋。馮淑華攝
在密西西比河畔,當年黑奴住的小木屋。馮淑華攝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