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他們用他們的方式改變社會

出版時間:2016/10/12 00:12

還是想談談中國的九0後,因為外界對他有又太多的不了解和誤解。而最大的誤解,就是認為中國的九0後一代人不關心政治。在我看來,很多人不關心政治,這不是什麼大問題,更重要的事情是通過參與去改變社會,而政治只是改變社會的方式之一。當然,一定要有人關心政治,但是沒有必要所有人都去關心政治。所有人都去狂熱關心政治的狀況,也有可能成為災難,中國的「文革」前期,百萬紅衛兵席捲全國,那樣的政治狂熱就是災難。
 
除了政治之外,還有很多方式可以改變社會,例如音樂藝術,例如閱讀,例如公益活動,例如商業運作。如果中國的九0後一代,能把他們的一些具有時代性的群體特點帶入消費市場和商業運作,也會對中國社會產生意義深遠的影響。那也許不是立竿見影的政治變革,但是也有可能是為未來的政治變革奠定基礎的社會工程。
 
 而中國的九0後一代的群體特點是什麼呢?我們來看一些專業觀察的分析結果。
 
首先,今年27歲的李豐在2013年的時候,與同事一起完成了一份《九0後互聯網生存報告》,其中的分析很值得參考:「九0後情感化,極端化,個性化,尋求一種『存在感』。對喜歡的東西,他們會有一種強烈的態度。」這裡所概括的一些特點,實際上都是跟因循守舊的社會傳統,和專制壟斷的政治體制,從根本上來講是相互抵觸的。
 
其次,我們知道,與過去的求職為主的世代相比,九0後一代中,更多的人選擇了自己創業,而不是給人打工,或者找一份穩定工作。自己創業,不僅對創業者本身是個考驗,對整個社會來說,也增添了很大的活力。尤其是在九0後一代中,很多人是留學回來的,他們帶回了國外的思想觀念和新的體驗。曾經有媒體這樣評價這一代人:「他們都敢想敢幹,沒有牽絆,對自己喜歡的事情會毫不猶豫地去做,絕不會等待別人來安排自己的人生道路。有的時候他們的想法很單純,只是為了實現某一個好的Idea,而不是出於商業考慮。」
 
不是出於商業考慮,而是為了自我實現,這正是我認為九0後一代是中國的希望的原因之一:這一代人已經不是那種眼睛裡只有錢的一代人,他們更重視生活的品質,工作的意義和創業的成就感,他們追求個性化的產品,和自己的工作的「酷」的成分,這些特質都會潛移默化地影響到社會的發展和品質。
 
第三,這一代人因為互聯網和中國對外的開放而具備開闊的國際視野,善於學習西方最現代的商業操作模式。九0後創業代表人物高陽成立的SegmenFault公司,就把美國「黑客馬拉松」引入中國,舉辦了超過20場黑客馬拉松,超過2000名技術高手參加。他對媒體介紹說,賺錢並不是他的第一目的,他最感興趣的,就是傳遞極客文化。
 
我們知道,很多的社會進步其現在思想和觀念上,而很多思想和觀念上的改變來自于商業方面的發展,因此,這一代人,他們將要改變的不僅僅是商業,他們通過在商業空間中的運作,間接地影響到當代人的思想和觀念。也許這不是他們的本意,但是這是他們的行為的必然結果。
   
最後我要說,如果一代人喜歡「有意思」,「好玩兒」的東西,這一代人不可能真的喜歡共產黨。因為今天的中共,絕對既不「有意思」,更不「好玩」,他們代表的威權守舊力量,是九0後的天敵。這樣的統治力量,早晚會與新生代的價值觀發生衝突。那一天現在還沒有到來,但是我相信早晚會到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