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文本:別只用關係親疏判斷對錯

出版時間:2016/10/16 00:00

台灣近年有很多道德事件,引起社會各界的激烈論辯,但這些參戰者之間往往不是有倫理學觀點的矛盾,他們之所以跳下來「戰」,只是基於他們個人和事件當事人的「人際關係」。從最近期的夏林清事件,到更久之前的政治立場與性別爭議,都有類似的狀況。
 
這種依關係論對錯有兩種模式:其一,若我和某甲比較熟,他出了一個包,那我就直覺的出來護航某甲。其二,若我和某乙過去有過衝突,那他現在被人罵了,那我也要追著出來踹某乙兩腳。這種態度雖是「人之常情」,在道德上,卻不是個正確的做法。
 
像夏林清犯了明顯的錯,徒子徒孫、親朋舊友就是要出來護航到底。過去在社運界和夏林清有過節的,也要出來補捅她兩刀。這些做法當然都是錯的,不但無助於釐清夏林清的真正責任,也會讓事件更加複雜化,「牽絲」的情形越來越嚴重。
 
政治圈也常有這種狀況。某些獨派名人有性別議題上的錯誤發言,站在客觀立場,就直接批判,要求改過即可,但就是有同為獨派的護航艦隊跳出來考古,不是說他過去貢獻良多,瑕不掩瑜,就是說他本性不壞,這種發言只是男人之間的幽默,無傷大雅。這種護航不但無用,反而更讓旁人厭惡。
 
「關係」當然是人類社會生活最重要的一環,是很多活動的基礎,但不應本末倒置,把關係當成了人生終極目的。如果不是良性的關係,無助於實現正面價值,就沒有必要維持,或是應想辦法改善。
 
如果親友犯了錯,你第一時間要想的不是護航,也不是開罵,而是判定他到底錯在哪,該如何改善,並以最適當的方法勸誡。盲目的護航,除了只會讓他一錯再錯,連你自己也犯了不辨善惡,甚至助長他人為惡的錯。「友直友諒」的基本原則別忘了。
 
有些人或許會想起「其父攘羊」的「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的例子,說這種儒家的「直」大有問題,說不定就是今日一堆護航艦隊的重要起因。
 
孔子的這段談話有很大的爭議,因為老子偷羊,兒子護航,在當代社會是不被允許的。不過古時司法制度不完整,人類活動主要是靠宗族禮法,為維護父子關係而挑戰司法制度,的確是可能的選項之一。
 
但在當代社會,我們都已經跨出自身的家族,與其他不識者建構一個共同生活的社群場域。對我們真正的「直」,已經不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而是採取社群共通的價值標準而為之,而這標準是由社會成員透過大量對話而產生的。
 
因此基於私人關係而想挑戰社會有共識的道德原則,通常就會是「錯」的,無益於社群,也無益於個人。
 
相對來說,平日即與對方為敵,碰到對方出包,就出來補踹兩腳呢?我當然不認為此時矯情的幫對方說話,改當護航艦隊,會是對的。正確的作法,還是客觀的分析,以「最大的寬容」為對方設想可能的理由,並且進行適度的批判。
 
當人家出包時,跳出來東扯西扯,牽拖一堆無關的舊事,甚至還把對方根本沒錯的部份拉進來,希望趁社會大眾怒火攻心而盲目之際,把對方的所有作為都否定。這種手法當然也是錯的,而且錯得更嚴重。
 
這牽涉到多元的道德面向,很多人感到困擾,所以總直覺的「親友出包就護航,敵人出包就補刀」。這種簡化的道德態度會是萬病之根,不但無法解決原本簡單的道德問題,更會讓這類困境深化。
 
回歸基本面,如果某人真是你的親友,他又真的出包了,你更該在社會大眾注意到之前,率先指責他,而不是想要隱瞞、大事化小,這樣他的錯,也會變成你的錯。同樣的,若是舊敵出包,你更該警醒自己要客觀,別被成見牽著鼻子走,回歸事實面來下判斷。
 
若是看到無關係的人出包呢?這時你也不妨多觀察,看其親友是否能糾錯,如果他們失去了內在的糾正機制,這時外人就有出手糾正的責任。因為就算和他們不熟,也沒人際關係,但大家畢竟都還是同個社群的成員,他們的道德表現,仍會影響到共同的價值,因此你也有責任對這犯錯的個人,和這彼此護航的小群體提出指責。
 
簡單說來,護航熟識者往往是本能直覺,但真正的道德判斷需要深思熟慮。「我的小孩在家很乖,都是被外面的人帶壞」這種話,我們已聽得太多,你也知道這小孩之所以會壞,大概就是因為這種父母。
 
看看別人,想想自己,下次護航艦隊打算開出去的時候,不妨冷靜想想,自己真的是在「做好人」嗎?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