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隨想:東方人會做巧克力嗎?

出版時間:2016/11/06 00:04

馮淑華/《蘋果》國際觀察員(非洲)
 
巧克力的原料可可豆,主要產區在非洲、亞洲和中南美洲,光是西非的象牙海岸和迦納,幾乎包下全世界七成產量。但好吃的巧克力卻在歐洲,尤其是瑞士巧克力,不管是傳統手工做的,或是全球銷售的知名品牌,在消費市場上非常受歡迎。我從沒想到有那麼一天,居然成了瑞士巧克力的競爭對手!
       
我很喜歡做甜點,從沒讀過烹飪學校,都是自己在家讀食譜、看專業書籍,自學自練。一開始,我對巧克力沒特別感覺,直到住在中非喀麥隆時,社區的小樹林裡,種了幾顆可可樹。果實成熟時,社區警衛們把大大的果莢敲開,只吃裡面那層甜甜的白色果肉,卻把可可豆丟掉。心疼又好奇,我一頭栽進了可可樹的世界,除了各種相關農業資訊外,還開始鑽研各類巧克力食譜。
       
巧克力是個非常敏感、脆弱的食材,保存、製作時稍微不注意,香味跑了,焦味出來了,成果就大打折扣。研究好幾年,巧克力成了我最拿手的甜點,其中最受歡迎的,就是巧克力奶油球truffle(巧克力松露)。每次聚會時,一到飯後甜點,大家總會用著迷的眼光,看著我……手上發亮誘人的小黑球。
       
等搬到玻利維亞時,有機會買到南美洲的巧克力原料,我常窩在廚房裡,試驗各種不同配方:秘魯的巧克力配上阿根廷的鮮奶油,再加上一點玻利維亞的高山蜂蜜,簡單幾樣材料,卻總能做出口感豐富、層次分明的甜食。
       
有一回,參加朋友辦的讀書會,每人得帶一道餐點和一本書,理所當然,我做了一大盤巧克力球赴約。讀書會開始前,大家先用餐,餐後我隨即拿出甜點。那天讀書會有很多人都嘗過我的手藝,所以一端出來,大家迫不急待伸手往盤子裡面拿。只有一位瑞士年輕女子,冷眼旁觀,不為所動。
       
我以為瑞士小姐害羞,等大家都嘗過後,特意把盤子拿到她面前,還一邊解釋精選的各樣食材。說了半天,瑞士小姐用不屑眼光看著我手上的小黑球,然後冷冷地的回答:「再怎麼好,也比不上我們瑞士巧克力。」
       
我愣了一下,有點氣又好笑,不想強迫她品嘗,更不願意展開舌戰,破壞讀書會和諧氣氛,我端了盤子準備離開。周圍朋友替我抱不平,大家一句接一句地,拼命稱讚我的巧克力球。或許覺得無奈吧,瑞士小姐不情願地拿起了一顆。剛放進嘴裡不到幾秒,就看到她的臉,從原本那張冷漠、不妥協的表情,換成滿臉驚奇。「哇!」,這是她說出來的第一個字,吃完後,瑞士小姐又連續拿了兩顆。
       
看到如此戲劇性變化,我一點也不意外,來自巧克力大國,她絕對沒想到一個東方女人也能做出好吃的巧克力。比較讓我訝異的是,剛剛用餐時,她坐在我對面,說曾在東非和西非工作數年,也去過亞洲旅行。既然走過那麼多地方,接觸過不同文化和社會,怎麼味覺和腦袋還這麼死板呢?更何況,又不是世界杯巧克力大賽,何必把愛國心態混進單純的甜點裡?
       
俗語說「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但一個對食物有偏見,不願接納新事物的人,就算走過百萬里路,就算環遊世界好幾趟,真能學到什麼嗎?常聽大家鼓勵年輕人要有國際觀,我覺得對世界、對陌生文化好奇,反而比較重要。有好奇就有興趣,有興趣就會想要了解。什麼“觀”都不重要,別把自己關起來就好了。
       
那天讀書會結束時,瑞士小姐特別走過來對我說,說我的巧克力球很好吃。我從未想過挑戰瑞士巧克力,但聽到她那句話,還真讓人痛快呢!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