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惠林:啥?韓國是地獄

出版時間:2016/11/07 00:08

吳惠林/ 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

台灣青年低薪、22K、所得分配不均的問題早已不是新鮮課題,研究及政府政策也琳琅滿目。在盈庭商討時,韓國的大學生起薪比台灣高2倍,每年幾乎都調薪5%,而韓國的每人平均所得比台灣高1.4倍等時常被提及,於是「韓國能,台灣為何不能?」的質疑、豔羡氣氛瀰漫。沒想到這本《憤怒韓國》卻潑了我們一盆冷水,在光輝鮮亮的外表下,每3個韓國人中就有1人相當於在台灣領22K,而90%的人根本存不了錢。

韓國的頂尖大學生畢業起薪7萬台幣、一般大學生畢業起薪5萬台幣、基本工資3.7萬台幣,為何還會被韓國年輕世代稱為「地獄韓國」?因為韓國經濟成長的果實由財團獨享,甚至被財團掠奪,從1990到2014年,韓國的國民所得中,家庭所得佔比下降8%,企業所得佔比上升8%,亦即企業賺了比較多的錢,連要分給員工的薪資與分紅,也被企業賺走了。自2008年開始,韓國的時薪幾乎每年都調5%,2016年開始,韓國的基本工資調高至3.7萬台幣,2017年甚至要上調到4.1萬元台幣,但90%的人都無法存錢,30%的人生活在貧窮線下。

經由詳細資料的分析後,作者得到韓國貧富差距過大而導致大多數國民承受痛苦的,是「所得差距」造成的,原因是僱傭關係的不平等以及企業勢力之間的不均衡。在企業中,正職員工和約聘人員、大企業和中小企業之間的薪資差距日益擴大,這就是讓所得差距逐漸增加,進而影響貧富差距惡化的絕對原因。而造成僱傭關係不平等和企業勢力不均衡的,是控制韓國經濟命脈的財團和大企業,它們幾乎掌控著韓國經濟的所有領域,不僅在經濟方面,財團還介入包括言論自由、教育與文化產業之中,甚至有為數可觀的政治人物、公務員、司法人員與學者直接受到它們的影響。財團不僅控制了經濟,還超越了政治權力,支配著整個韓國。

作者寄望於未來主人翁的20歲和30歲左右年紀的年輕世代,這個世代已逐漸演變為放棄戀愛、結婚、生子的「三拋世代」,甚至要成為「多餘世代」,必須防止他們繼續沉淪,要他們趕緊奮起自救,站出來改變社會不合理現狀。

看罷這本書,「台灣能,韓國也應該能」浮現腦際,因為台灣的年輕世代早在2014年就已在「太陽花三一八學運」實際行動發出怒吼,「找回被賣掉的未來」、「自己的前途自己救」,接著在當年底「九合一大選」和2016年初總統大選,用年輕選票一舉改變台灣的政治生態,「改變、改革、轉型正義」等口號逐漸化為具體行動,黨國資本主義面臨崩解,不公不義的年金制度正改革中……。這些已實現和正在進行的事務,不就是作者在書中對韓國年輕世代呼籲的嗎?台灣成為典範了呢!

不過,以民主方式進行改革是非常正確的,年輕人「自己的前途自己救」也是對的,但必須提醒注意的是:要有正確的「觀念」,尤其重要的是「經濟自由」不可戕害,而政府角色更要擺好,「讓政府做對的事」、「督促政府將對的事做好」,而且「自由市場和政府適當的分工合作」,才能達到「和諧」社會,政府的任務是「創造並維護一個公平公正安全和諧的生活投資環境」,充其量做好國防、治安、法治,讓全民在此環境下經由自由市場和諧分工合作,讓社會永續發展:代代相傳永永遠遠。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