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文本:說謊的信徒與開放社會的敵人

出版時間:2016/11/27 00:00

同性婚姻立法爭議衝突正烈,在公開場合或網路上,反同陣營常以相對激情的態勢來表達其立場,不但多數缺乏溝通誠意,要社會各界接受其宗教式的主張,此外也謊言連篇,造成廣大百姓的無由恐懼。反同陣營將同性婚姻視為台灣社會發展的障礙,但相對來說,部份反同婚人士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阻撓修法,已嚴重破壞了台灣的公共論域,在學理上,或可將之視為「開放社會的敵人」。
 
在當前的立法過程中,有許多不正確的資訊,甚至是被刻意偽造出來的,像是同婚通過之後「一夫一妻會被罰錢」「可以和女童性交」等等,又或是故意的邏輯錯亂,像「同性婚姻造成少子化」「會讓墮胎率上升」「讓愛滋病比例提高」。
 
這多數的謊言都來自特定宗教信仰者,他們製造大量的假訊息,同時不斷以人格擔保此說為真。在許多地方,你都可以看到他們遮去自己的信仰特徵,以更普遍性的父母、子女、熱切的愛國者角色,陳述著他們的理念。
 
另一批沒信仰的恐同、反同者,則藉著這批宗教議論與謊言,強調自身對於台灣「明天過後」的擔憂。若追問這些說法的合理性,他們則會退入「你們的論點都無法說服我」、「我就是覺得不妥」與「我絕對沒有歧視」的來回防禦中,同樣拒絕溝通。
 
但民主社會需要溝通,如果所有法案都直接在立院拼人數決定,那將帶來長期的空轉和虛耗,因為杯葛法案的合法方式太多了。理想的狀況,是透過公開、合理的公共論述方式,先拉近社會各界的看法差距。但這也要主要與談方有溝通的誠意才行,同婚立法爭議白熱化已經三年多,有一造顯然長期缺乏足夠的誠意。
 
如果不能理性討論事情,或是堅持只有自己的理性才是理性,整個社會必須朝自己設想的方向走,這是什麼呢?這就是開放社會的敵人。
 
開放社會的敵人,其原始定義當然不是指反同性戀者的特定群體,而是種歷史主義的態度,認為將來發展是在特定的線性軌道上,整個社會一定會朝「智者」「領袖」的設定或預想那樣前進。各獨裁政權都可以察見這種態度,近年許多學者則認為,當代開放社會的敵人,已轉變成為具有威脅性的宗教態度。
 
「開放社會」並非一味的開放、解放,而是承認自身「是」多元,也「應該」多元的社會,成員們願意依循理性基礎,對於各種議題進行溝通,並尋求共同目標,讓社群整體能達致卓越。你可以持有和多數不同的意見,但應認知自己有和他者溝通的責任,並且願意接受更合理的觀點。
 
於此可以轉頭看看台灣的反同群體。代表宗教價值的人,他們表面上說想溝通,但實質上是來傳教的,沒有退讓空間,只能依照他們的價值原則來立法。另一批沒有宗教信仰,只是單純利用這些論證的人,則反覆強調所有理性的論證都無法說服他,但他們也拿不出更中間性的解決方案。
 
像反對直接修《民法》,要立專法,但專法版本何在?專法和修《民法》差別何在?如果沒有專法版本,何以立專法比修《民法》好?這些人也說不出來,只說他「感覺」應該立專法。
 
這根本無法推進討論,也無法讓社群產生共識,只是單純叫罵和拖延而已。擁有共通理性的正常人不可能被膚淺的謊言所說服,所以這些拿著謊言說自己很擔心的人,大概又是「裝睡的人叫不醒」之一例,是基於恐懼或歧視而反對同性婚姻,又找不出冠冕堂皇的理由,於是拿著他人的謬論當擋箭牌。
 
簡單來講,就是利用謊言來掩飾自身充滿歧視的價值觀罷了。
 
一個內在共通理性基礎穩固的社會,知識份子會透過大量的議題討論,將各種道德與美學目標推往高點;在這過程中,一般百姓當然可能會對價值發展的快節奏感到憂心,同性婚姻的立法過程就是一例。
 
就算每個人擁有的價值觀不同,但只要依該社會的共通理性參與討論,絕大多數人都能掌握新的議題情境,就算不同意多數意見,也能理解並掌握社會發展的方向。
 
「那是否有人會無法融入這種討論呢?」
 
的確有可能,當他並未依共通理性來和他人溝通,而且無意改善這種態度時。這時該責怪社群大眾,還是責怪這種人?
 
裝睡的人叫不醒,而我們的社會有太多人裝成他們沒有歧視,他們的行為也違背了做為社會成員應理性參與公共事務討論的責任。在要求社會以開放態度面對他們的訴求時,他們又何曾以開放的態度來面對他人訴求?
 
同性婚姻是單一社會議題,依世界大勢,遲早會通過,台灣社會最終也會放下相關爭議。但透過這個議題,我們也看到特定人士對於破壞公共討論領域的正常模式,可謂「不遺餘力」。
 
這才是本案對台灣社會的真正傷害,因為這將阻礙我們走向卓越。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