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薩迪那的心事】因恐懼而分裂,因愛而分享

出版時間:2016/12/04 00:02
下一代幸福聯盟12月3日舉行反同婚集會。方萬民攝
下一代幸福聯盟12月3日舉行反同婚集會。方萬民攝

張馨方/《蘋果》國際觀察員(美西)

恐懼。

從三個禮拜前,川普當選下屆美國總統,許多來我工作室的受諮詢者,明顯的多了很多恐懼。選舉結果揭曉的當晚,我與至少一半的美國人一樣,覺得這是場不可置信的惡夢。隨之而來的是擔憂。我腦海裡浮現出一位位我曾經或正在輔導的對象。他們大部份是屬於被川普歧視或藐視的弱勢團體 (例如女性,同性戀者,移民),而我提供的諮商,有一大部份是幫他們在惡劣的現實中找到力量與希望。但是這些努力,似乎在「川普當選」背後所代表的強權意識形態的高漲下逼退原點。

最近見到女同志克莉絲,她說因為對未來的不安,她和妻子整整哭了一周。克莉絲來自尼加拉瓜。十七歲時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被媽媽逼著嫁給了鄰居的兒子。結婚的當夜,她為了怕必須行房,連夜逃家。當時尼加拉瓜有內戰,克莉絲因為沒地方去,索性就逃到山裡,加入反威權政府的革命軍,寧可戰死也不願和男人有性關係。兩年之後,她逃到美國,像打游擊似的到處打臨工以求溫飽,直到尼加拉瓜內戰結束,美國也大赦偷渡入境的尼加拉瓜難民,克莉絲才獲得合法居留權。

克莉絲是一年多前因為焦慮與失眠開始來找我的。當時她和她的妻子瑪麗亞已經在一起十年了,但是等到2013年才能結婚。(加州最高法院原本在2008年六月就通過同性婚姻,認定 「阻止同性配偶結婚是違憲的」。但是因為這判決受到一些組織的挑戰,同性婚姻又被暫時停止,最後在2013年美國最高法院認同加州法院2008年的決定,主張同性婚姻是合法的。) 克莉絲說,她和瑪麗亞結婚後,她便請了律師,要幫瑪麗亞申請綠卡,因為瑪麗亞是青少年時從墨西哥偷渡過來的。克莉絲說,他愛上瑪麗亞,因為她年紀輕輕卻很懂事,也很吃苦耐勞,她們有類似的為生存掙扎的經驗。瑪麗亞十年來一直在當清潔傭;因為她勤奮又誠實,所以雇主們都喜歡她也信任她,甚至願意幫她出律師費讓她可以順利申請綠卡。

由於瑪麗亞最初是非法偷渡進美國的,現在經由克莉絲的公民身分幫她申請綠卡,就要懇請移民局願意赦免她十年前的非法入境。這些手續繁雜,但是經由律師的幫助,已經將文件都遞交等候審理。克莉絲這一年來一直如坐針氈,深怕申請不過,瑪麗亞會被遣送出境,那她們這十年來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穩定生活會被瓦解,而她們的兩歲兒子會少一個媽媽。如今川普當選,聲言要遣送幾百萬的非法移民,克莉絲這一年好不容易稍微撫平的焦慮,馬上變成了不定期發作的恐慌症。克莉絲問過我好幾次,為什麼相愛的人組一個家庭,是這麼難的一件事?
 
她們彼此忠貞,相愛相惜,工作誠信認真。因為是同志,所以從小為了怕被歧視而恐懼,長大又是漫長的等待才等到能像異性戀合法的結婚,讓伴侶有保障,現在則是因為移民身分而擔心被排擠。對於她這些沉重的問題,我都只能說,我懂她的苦,我會陪著她走過這一段。身為異性戀族群的一員,我對於我能理所當然的選擇要不要結婚生子,不禁感到有些虧欠和愧疚。
 
我回想到我剛來美國念書的第一學期,在充斥著白人的明尼蘇達州,我第一次體驗到身為 「少數族群」被用異樣眼光注視評量的不安與窘迫。一次次的眼光,讓我不確定是因為我是黃皮膚黑頭髮,還是因為是我講話有腔調,還是我行為舉止哪邊不妥當,漸漸的,也許是他們因為我的不同而保持距離,或是我因為被有評價性的眼光注視而退縮,開學一個多月,在同學間我越來越安靜而孤立。直到期中考前一晚,很意外的接到一位同學的電話,他說 「我正在準備明天的考試,覺得好難念呀! 於是想到如果我這土生土長的美國人都念得這麼辛苦,你這外國人一定更辛苦了。有沒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 」 這通電話傳來的精神支持,把我從在社會邊緣拉了進來,大大改變了我在美國的經驗。
 
後來跟他熟了之後,才知道他是男同志。因為他懂得被邊緣化是什麼感覺,才有這樣的同理心來關照當時不知所措的我。因為這位好朋友的啟發,我開始比較細心的去注意,當我在理所當然地享受一些既得利益之時,是不是有哪些人由於制度的不平等被忽略了?
 
台灣最近為了婚姻平權的問題紛紛擾擾,寫稿的此時也正有遊行在進行著。在反對婚姻平權的聲浪中,我看到了很多無理性的恐懼。似乎是在主張著,如果在現行婚姻法中納入同志族群 (修法而不是另訂專法),社會倫理道德就會淪陷了,於是許多反對者用偏激的邏輯,積極的捍衛著他們自以為優越的價值觀,順而醜化同志族群。但是到底是在捍衛什麼呢? 在現有的以異性戀婚姻為主流的制度下,亂倫,外遇,不是仍屢屢可見嗎? 法律的訂定,除了企圖規範行為,更重要的,應該是保護每個人的基本權利。如果原本的法令裡忽視了某些族群的存在,那麼就該修法來讓這法令更完整。

當一個多數團體對一個相對的少數團體採取 「我不認同你,但是我忍受你的存在,但是你不該和我有相同的權利」 的心態去面對,那就是一種歧視。真正的不歧視,是以開放的心胸,去認識,欣賞每個人的不同,去感恩「這世界因為每個人的不同而更美好,更多采多姿」。
 
我的生活裡,因為包含了許多不同國籍及種族的人,以及同志朋友和他們的家庭及兒女,我有許多豐富美好的生活經驗,我的孩子也自然而然的以每個人的本性交朋友,而不因他們的膚色或性取向有區分。人因恐懼而分裂,因愛而團結。我祈禱,川普上任後,不會對弱勢團體製造出更多的恐懼。我也希望,台灣婚姻平權的反對者,能跨出恐懼,用愛和同理心,去關照同志們該有的權利。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